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义乌网 首页 健康生活 查看内容

无精子症男士的漫漫“取精路”

2022-11-11 10:37| 查看: 3315

摘要: 看到检查结果的时候,陈诚的心脏像被别人用手穿透胸腔、死死地越捏越紧一样。检查报告“诊断”一栏上写着:无精子症、克氏综合征。克氏综合征是一种先天性疾病,由染色体异常所引起,患者的精液中没有精子或精子量极 ...


看到检查结果的时候,陈诚的心脏像被别人用手穿透胸腔、死死地越捏越紧一样。检查报告“诊断”一栏上写着:无精子症、克氏综合征。


克氏综合征是一种先天性疾病,由染色体异常所引起,患者的精液中没有精子或精子量极少。对于都是独生子女的陈诚夫妇来说,这个检查结果无异于晴天霹雳。医生告诉他们,陈诚属于先天染色体异常,基本不会有精子产生,如果两人想要小孩,就只能去抱养一个或使用精子库的精子。

听完医生的话,陈诚感觉到“世界末日就这样来了”。从此,夫妻两人踏上了漫漫“求子路”。



01

难题


陈诚与妻子是青梅竹马,一直感情很好,被双方家长认为是天生的一对。两人一起求学,大学毕业后相约一起回到了他们所在的小城市工作。如水到渠成一般——2014年2月14日情人节当天,两人领证结婚。

两人结婚后的生活美满,在外人看来不可谓不幸福,唯一让他们及双方父母比较着急的是,陈诚的太太一直没有怀上孩子。

终于按捺不住,陈诚夫妻俩去了当地一家大型的三甲医院检查,得出的结果是陈诚患有“克氏综合征”。

有报道指,近50%的中国成年男性,正遭受着不同程度和类型的男性健康问题困扰。而像陈诚这样的“无精子症”患者,在中国整个男性生育人群里占有1%。男性不育,是近年来备受关注的社会健康问题之一。


02

重压


真的不要孩子吗?显然,包括陈诚在内——家庭里的所有人都不甘心。听说在北京有个专家很出名,夫妻两人于是千里迢迢去了一趟北京。一位老专家帮他们把脉诊治,他们随后也坚持服用了半年的药,但一直以来的复查显示,陈诚的精液里都是没有发现精子。


求医期间,夫妻俩换了好几个医生看病,吃了许多药,打了许多针,然而还是未能扭转乾坤。


对于一心想要孩子的夫妇两人而言,不断抱有希望又不断地失望,反复的打击让人身心疲累。作为“当事人”,陈诚承受的压力并不比其妻子少,焦虑、沮丧、羞愧,求医路上,许多复杂的情绪不断裹挟而来


有男科专家曾对295例男性不育症患者(不育组)及孕前体检的120名健康男性(对照组)进行问卷调查,调查报告发表在今年7月的《临床心身疾病》杂志上。比较两组的心理健康状况、生育压力、社会支持、自尊、婚姻满意度差异等数据,不育组症状自评量表总分及躯体化、强迫、人际敏感、抑郁、焦虑、敌对、恐怖、偏执、精神病性、其他因子评分和生育压力问卷评分均显著高于对照组。


这表明在“不育”这个问题上,患者其实遭受着非常大的心理压力折磨。


◎ 近年来有研究发现,男性在面对不育问题时,遭受的心理痛苦并不比女性少。/ 图:ruijing


03

转机



对于陈诚这样的男性疾病患者而言,可能更令他们感到苦涩无言的,是自己为能够生育苦苦求医,而另一边,站满了可以生育而不想生孩子的年轻人。

调查数据显示,从2013年到2021年,中国结婚率持续下降,2021全年出生人口1062万人,比2020年减少138万人,再创历史新低;人口出生率7.52‰,连续两年跌破1%(10‰),是有记录(1950年)以来的最低值。

但别人可以在“生”与“不生”之间选择,而陈诚——一位无精子症患者,似乎注定只有“生不了”这个答案。

在不断求医的日子里,幸好有妻子的不离不弃,并一直鼓励着陈诚不要放弃。陈诚自己也很迷茫,内心已做了最坏的打算。


◎ 准备实验的显微镜特写。1677 年,荷兰学者列文虎克利用刚发明不久的显微镜第一次观察到男性生殖细胞——精子,男性生殖研究开始从宏观走向微观。/ 图:ruijing


一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终于来了。有一天,陈诚的妻子告诉他,在网站上看见广州一家医院生殖中心开展显微取精术,效果甚好,可以为无精子症患者重新找到精子。

这个消息让陈诚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

去到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生殖中心,接诊医生刘贵华副主任医师告诉陈诚夫妻两人:克氏综合征患者做显微取精,有50%的成功率

幸运的是,陈诚的病因属于非阻塞性的先天染色体异常,在刘贵华医生看来,取精的成功率很高。

刘贵华医生介绍说,无精子症一般可分为阻塞性和非阻塞性,如果是阻塞性,只需将阻塞的位置打通,就能保证精子正常流动;非阻塞性则表示睾丸里没有精子或者产精功能极差,还能细分为先天性、后天性和继发性三类。”

对陈诚要利用显微镜取精的过程,刘贵华医生做了一个很形象的比喻:“就好像在沙漠里寻找绿洲,将体内少量的精子提取出来,再通过试管婴儿治疗,就能孕育出小生命。”


◎ 精子解剖图。/ 图片翻拍自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生殖中心刊物《理念》


手术这一天即将到来。头一天晚上,陈诚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取不到精子怎么办”这类念头。但他反复预想的“坏事”都没有发生,刘贵华告诉陈诚,顺利取到了可以做一次试管婴儿用的精子。


陈诚后来回忆起那时的心情:”那一瞬间,感觉幸福充满了人间。”


接下来的试管婴儿培育也非常顺利,陈诚的妻子在移植胚胎两周后,验孕呈阳性。令陈诚夫妻两人非常开心的是,产检也很顺利,胎儿没有发现跟陈诚一样的染色体异常。陈诚的儿子后来呱呱落地,身体健康。


从最初得到自己患有无精子症的消息,到终于如愿以偿地获得了一个孩子,回顾这一路的辛酸,陈诚感觉是老天爷给自己开了个很大的玩笑。


幸好,这个玩笑最终以大团圆结局。

义乌网

GMT+8, 2022-12-1 11:3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