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义乌网 首页 新闻热点 网络新闻 查看内容

数字藏品涉刑第一案 涉嫌诈骗265万元

2022-11-20 12:14| 查看: 3253

摘要: 近年来,数字藏品作为一种区块链技术创新应用十分火爆。据一数字经济决策服务平台公布的信息,2019年至2022年11月15日,大量数字藏品平台涌现,我国数字藏品平台数量已经达到2303家。但数字藏品所涉投诉也不少。记者 ...
近年来,数字藏品作为一种区块链技术创新应用十分火爆。据一数字经济决策服务平台公布的信息,2019年至2022年11月15日,大量数字藏品平台涌现,我国数字藏品平台数量已经达到2303家。但数字藏品所涉投诉也不少。记者看到,黑猫投诉平台上涉及“数字藏品”的相关投诉共有1857条,投诉问题包括“购买不到账”“不能提现”“无法转让”“平台跑路”等。

  记者核查了解到,日前,河南商丘市公安局睢阳分局公布了一起网络平台涉嫌诈骗、公安机关已刑事立案的案件。该案涉及一家数字藏品平台,8名涉嫌诈骗的犯罪嫌疑人被当场抓获。这起案件是目前官方部门公布的第一起数字藏品涉刑案件。

  A

  睢阳公安公布网络平台诈骗案 涉事平台系数字藏品平台

  10月25日,河南商丘市公安局睢阳分局官方微信公众号公布了一起网络平台诈骗案。文字内容提到,近日,睢阳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接到群众举报称:在睢阳区某写字楼内有人从事网络诈骗。接到举报后,刑侦大队立即成立专案组对此案进行侦查研判。经过多日工作,一举将该诈骗团伙打掉,当场抓获8名涉嫌诈骗犯罪嫌疑人,同时扣押了用于诈骗的电脑、各类账册等书证及电子物证。

  经依法侦查查明:犯罪嫌疑人班某伙同毕某涛、期某思、班某圆等人利用网络藏宝阁APP平台出售虚拟卡通图片,以划分不低于300万奖池、定期回购、现金奖励、实物奖励等为噱头,涉嫌诈骗资金265万余元。

  11月18日,记者从权威知情人士处了解到,睢阳分局公布的这起案件的网络诈骗平台,就是河南隆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立的数字藏品平台“Meta藏宝阁”(以下简称“藏宝阁”)。

  藏宝阁平台微信公众号对外介绍信息显示,该平台“是联合多家知名IP运营机构联合打造的数字藏品平台。平台致力于传统与现代文化推广,创造具有文化,科技和艺术价值的数字化标识的藏品”。

  藏宝阁公众号已发布15篇文章,多篇文章是宣传购买藏品的活动信息。其声称售卖的藏宝阁藏宝图“残卷”在活动期间不限量公开发售,用户需要花19.9元至79.9元不等,购买不同等级的“残卷”。“残卷”需要吸收能量(藏品)进化成完整的“宝箱”。每合成一个宝箱,可在活动结束后通过“藏宝盲盒”中所对应的钥匙进行开启,最后获得不同级别的藏宝图才能进入官方建立的自治社区。

  文章还标红注明,所有售卖藏宝图残卷金额以及藏宝盲盒所得金额都将全部注入奖池,“奖池金额预计不低于300万”,活动结束会按比例分配全部终极奖池。官方会根据用户热情不定期追加运营资金到奖池中。若用户邀请新用户成功将获得奖励,并按照邀请用户数量的排行榜获得价值4万元的金条、现金、苹果牌手机等奖励。

  8月18日,藏宝阁发布了最后一篇文章。文章称,因为疫情工作人员居家办公和APP功能优化的原因“有段时间没和大家见面”,其余内容与一款数字藏品有关。

  上海曼昆律师事务所主任刘红林律师告诉记者,该所深耕数字藏品领域的法律服务,服务过近百家有关客户,睢阳分局10月25日公布的藏宝阁平台涉嫌网络诈骗被立案侦查案,是官方部门公布的数字藏品涉刑第一案。记者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等网站搜索,尚未发现其他官方部门公布涉及数字藏品的刑事案件。

  B

  受害者:平台前期“画饼”后期失联 购买的数字藏品已无法查询到

  11月,记者加入藏宝阁微信公众号公布的官方QQ。记者注意到,这个有500多名群成员的群名为“Meta藏宝阁官方10群”,记者试图私聊客服无回应,部分群成员已在群内把个人名片写成“维权”字样。

  李先生是一名数字藏品爱好者,他同时在多个平台购买数字藏品,还活跃在一个有多名数字藏品爱好者的社区内。李先生购买的数字藏品中,有的平台让他赚了钱,也有的平台藏品价格下跌导致他亏钱。不过,用李先生的话来说,藏宝阁和其他让他亏钱的平台不同的是,“其他平台仍在运营,而藏宝阁的管理人员联系不上‘卷钱跑路了’”。李先生告诉记者,获取藏宝阁藏品有两种方式。一种方式是拉新用户,拉取新用户就能获取优先购买权,拥有优先购买权者可能获取利润较大。李先生称,藏宝阁为了拉动更多的用户,大约在今年6月时就与他所在社区合作,会给社区人员优先购买藏品的权限。在价格方面,其他数字藏品三四百份一般几百元以上,但藏宝阁的价格只要60元至90元,价格更低。

  今年夏天,李先生前后大约花了1000多元购买藏宝阁的数字藏品。他发现,藏宝阁数字藏品并未兑现对外宣传的活动信息,在藏品价格下跌时也未追加运营资金,藏品价格一直下跌,导致其手上的藏品无法售出。8月左右,在藏宝阁平台管理人员“失联”时,他总共赔了两三百元,他认为自己赔的还不算多,他身边有朋友因此亏了五六千元甚至上万元。

  多名受害者告诉记者,他们是通过网络推广信息了解到藏宝阁,这些被害者普遍有几百元到上千元的藏宝阁数字藏品。

  吴先生就是一名受害者。据他介绍,自己是通过一个推广群知道藏宝阁这个平台的,群内有管理员“画饼”,还有一些“托”,说当时购买数字藏品后期会有赋值之类的话,诱使用户购买并拉入新用户。但是,吴先生在投入1000多元后,发现购买的数字藏品价格越来越低,平台却未介入管理。在开放二级平台后,平台先前承诺的活动也没有出现;平台停止官方维护后,二级平台的价格比发售价格还低,先前的买家难以将手中的数字藏品卖出。吴先生表示,发现问题后他询问客服,但客服未回应。他和一些人在群内说起,就被藏宝阁的管理人员踢出群聊。后来吴先生发现藏宝阁平台内容已清空,他自己购买的数字藏品已无法查询到。

义乌网

GMT+8, 2022-11-29 17:0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