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义乌网 首页 热点聚焦 其它热点 查看内容

微博骂人也要受罚的

查看: 32066

摘要: 日前,浙江省玉环市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名誉权纠纷案件,给微博上的“键盘侠”敲响了警钟。 一女子因为在微博上用粗鄙不堪的词汇辱骂他人,被玉环法院判决在微博实名道歉30天。 就在前几日,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的判 ...


日前,浙江省玉环市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名誉权纠纷案件,给微博上的“键盘侠”敲响了警钟。

一女子因为在微博上用粗鄙不堪的词汇辱骂他人,被玉环法院判决在微博实名道歉30天。

就在前几日,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的判决#朋友圈骂人被判朋友圈道歉10天#冲上微博热搜,网友纷纷点赞,“判决与时俱进”“微博也安排一下”。

法院只想说,“键盘侠”们,别再口无遮拦了!

“骗钱堕胎”“婊子东西”“不要脸的狗东西”……当微博上这些粗鄙不堪的词汇砸向自己的眼球,小花不敢相信这些话骂的就是她自己。

小花家住台州玉环,在这个人口40余万的小城市,微博上的这些流言蜚语很有可能在人们的口耳相传间慢慢发酵,不堪忍受的她向玉环法院提起了诉讼。

原告:发现侮辱言论自主维权难上难

2020年1月22日,小花在新浪微博上看到一个名为“台州玉环***”的账号,在3个月的时间内发表数条微博,对她本人进行侮辱、诋毁。

内容包括“我也是万不得已公布其信息,一个花季少女16岁开始在外同居,骗钱,堕胎……”“给你脸不要脸,你个狗东西,还钱”等。

不仅如此,该博主似乎对小花很是了解,在微博中还披露了她的真实照片、家庭住址、工作地址和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

于是,小花开始走上艰难的自主维权路

2月初,小花向新浪微博提交了五条投诉该账号的信息,新浪微博对其中三条的处理状态是“等待处理”,其中两条的处理状态是“驳回举报”。

3月初,小花通过投诉举报大厅再次投诉,要求新浪微博对“台州玉环***”封号或删除相关博文,并上传自己的身份证信息,保证声明及链接,新浪微博并未进行处理。

3月底,小花向新浪微博所属的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寄送诉求书一份,要求其对名为“台州玉环***”的博文删除并关闭该微博号。最终,该微博号在4月1日被新浪微博封号。

“微博内容在我的生活圈造成了较大的传播,身边的人都议论纷纷,我压力很大,备受折磨。”小花表示,“新浪微博在收到投诉之后没有及时处理,这种‘不及时’更是导致我受到了持续伤害。”

于是,小花将新浪微博所属的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和该账号的实际所有人小木起诉至玉环法院,要求两主体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赔偿精神抚慰金10000元、公证费1200元。

被告:骂人事出有因平台已尽义务

因该案涉及当事人隐私,法院进行了不公开开庭审理,且采用网络庭审方式进行。

被告小木并未出庭,但向法庭提供了23页的书面答辩状。原来,小木现在的男朋友阿龙是小花的前男友,而她自己是因为“迫不得已”才在网上攻击了对方。

小木说,2012年至2016年,阿龙和小花交往期间,两人挥霍无度、开支巨大,导致资金链严重断裂。随后两人开始向他人借钱,举债高达百万。两人分开后,阿龙背负了所有欠款,而小花却销声匿迹。如今,自己作为另一半,还在帮忙偿还欠款。

此外,小木还提供了短信截图和通话记录,指出是小花侮辱自己在先。“她知道我们在一起后,我多次收到她哥哥或朋友的电话威胁、辱骂,而她本人在来往信息中更是极尽侮辱之能事,时刻提醒阿龙是‘她的二手男人’‘活该’‘穷b’等等。”

最后,小木表示,因小花和阿龙前期共同铺张花费太多,已严重影响自己目前的生活,其所述真实,请求法官从轻判决。

另一被告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则从三个方面主张自身不存在侵权行为。

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对用户所发布的内容无事先审查或主动审查的法律义务。小花前几次的投诉仅针对账号,并未提供具体的侵权信息。此外,3月初该公司并未完全复工复产,鉴于疫情原因应当综合考虑处理投诉的合理期间,不应当苛以被告要求过高的审核义务及审核期间。

已经在合理期间内处理了涉案账号,在3月31日收到诉求书后,及时审查原告提供的材料,并于4月1日及时对该账号进行了禁止访问处理。

该微博影响力十分有限。涉案微博仅在该用户的个人微博界面发布,涉案微博账号粉丝数仅有28个,且涉案微博的评论及点赞量也极低。微博平台也从未对其内容进行过整理、编辑或推荐,这在月用户4.46亿的微博平台上,造成影响的范围极其有限。

玉环法院最终判决被告小木在微博平台实名向原告小花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相关内容在平台上保持30天。同时由被告小木承担原告小花为侵权支出的公证费用1200元,被告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对此承担连带责任。

目前,被告小木已在微博平台发表道歉博文,也已向法院缴纳了1200元,被告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承担的为连带责任,无需再向法院缴纳该笔费用。

法官说法

公民的名誉权受法律保护

被告小木与原告小花因私怨引发纠纷,从2020年1月份开始,被告在微博平台发布原告的姓名、可能的住址、工作单位,竭力揭露原告的“过往”,用词刻薄、低俗,不论事件真伪,这些系列博文都意在极力贬低原告的社会评价,侵犯名誉权的主观过错明显,且这些博文的阅读量最多达6800多次,最少也有1000多次,对原告造成的损害后果确实存在,故应认定被告这一行为构成侵犯原告的名誉权。据此,被告小木应承担赔礼道歉,消除影响、恢复名誉,以及承担原告为保全证据所支出的公证费用1200元的民事责任。

就被告小木是否要承担精神损害的问题。相关司法解释要求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法院可以支持要求侵权人承担精神抚慰金的主张。就事实而言,被告小木的微博粉丝仅有28人,关注1000余人,可以说是一个影响力很弱的微博账户,原告小花也并非“公众人物”,且本案也无证据证明被告小木的微博粉丝或关注的人与原告小花的亲戚、朋友或同学等日常生活圈熟识的人存在交叉,被告的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害较轻,且结合小花与小木之间还存在其他情感及经济纠纷、整个事件“事出有因”等情况,法院对于本案原告要求赔偿相应精神抚慰金的请求不予支持。

至于,被告公司的责任承担问题。该公司作为国内知名的网络社交平台,应当成为传播社会主义价值观正能量的平台,而不能成为个别博主用以宣泄私愤的地方。被告小木的博文仅14条,其内容粗俗针对性强,一般人稍加分析就知道其目的。在这种情况下,被告公司应当结合原告多次的投诉进行综合判断,而不能认为原告的单次投诉仅针对涉案账号本身,仅提供涉案账号主页链接,并未指明具体侵权微博链接就不进行审查。因此,被告公司对原告的投诉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其过失存在;同时作为网络平台提供者,平台运行期间在接到他人投诉的情况下应高度注意并及时审查,不能以疫情期间无法复工为由对原告的投诉而怠于处理。由于赔礼道歉以实际侵权人承担责任为妥,被告公司不应对此承担责任,而相关的公证费用为金钱给付,被告公司应承担连带责任。

法官提醒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网民的低龄化倾向,网络暴力现象日益突出。本案中,小木和小花有现实中的过节,按照小木的描述,她和自己的男友才是受害者。可是,小木既然接受了男友,也应该接受他的过往。男友过往的挥霍的确给她现在的生活产生了极大影响,前女友或许有因,但不能因此迁恨,更不能“以暴制暴”。

根据民法典人格权编中的规定,“以电话、短信、即时通讯工具、电子邮件、传单等方式侵扰他人的私人生活安宁”可以构成对他人隐私权的侵犯。

作为受害者,如何不做沉默的羔羊,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原告做了很好的示范。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

1.保存证据。为让证据的证明力更强,可以到当事人住所地的公证处要求公证,保留好发票。

2.先找平台协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以新浪微博为例,既可以在单条微博下点举报,也可以至个人平台进行申诉。

3.要求平台提供实际侵权人资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之规定:原告起诉网络服务提供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以涉嫌侵权的信息系网络用户发布为由抗辩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原告的请求及案件的具体情况,责令网络服务提供者向人民法院提供能够确定涉嫌侵权的网络用户的姓名(名称)、联系方式、网络地址等信息。网络服务提供者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的规定对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处罚等措施。

4.起诉。诉讼并没有你想象的麻烦,带着起诉书和相关证据来到法院,勇敢地对网络暴力说”不”!

(为保护涉案当事人隐私,名字及微博账号均为化名)


最新评论

近期专题
家常坚果VS进口坚果 哪个对宝宝更好呢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独居? 夫妻生活后腰痛,不仅是用力过度 中秋月饼怎么吃才最健康 对五脏最有用的养生动作 “春捂秋冻”靠谱吗?秋天养生注意点

义乌网 ( 浙ICP备09052052号|网站地图

GMT+8, 2020-9-25 05:4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