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义乌网 首页 新闻热点 网络新闻 查看内容

公益律师倒贴钱帮农民工讨薪数千万

2022-1-6 10:27| 查看: 393

摘要: 寒冬清晨,天未放亮,王惠的手机就响了。   打从做公益律师第一天起,她的手机就很少关机,即便是逢年过节或是三更半夜,也照接不误,“生怕错过任何一个求助电话”。   农民工、弱势职工、妇女儿童……拨通这个 ...
寒冬清晨,天未放亮,王惠的手机就响了。

  打从做公益律师第一天起,她的手机就很少关机,即便是逢年过节或是三更半夜,也照接不误,“生怕错过任何一个求助电话”。

  农民工、弱势职工、妇女儿童……拨通这个电话,可能是某处“隐秘角落”里一个人、一群人的希望之光。

  眼前这个一头干练短发、讲起案情中气十足的女性,是江西省总工会首席法律援助律师王惠。年近五十的她,仔细审视着每一份援助案卷。


  给弱势群体打“免费官司”

  “您就是王律师!”“我晓得您,那个老百姓律师!”

  每次到社区做普法宣讲,或是四处走访单位调查取证,看到王惠登记下自己的姓名与单位时,常有保安或保洁雀跃惊呼。

  这个名字很普通,全国能找出近3万个“王惠”。但在南昌,她的名字常被大街小巷的“草根粉丝”惊喜认出,“感觉就像明星一样”。

  “星光熠熠”积攒于15年的埋头苦干——2007年,江西省律师协会面向社会招聘两名公益律师,经层层选拔成为专职公益律师后,这个河北姑娘扎根江西,全身心投入公益法律服务,用法律为身处困境的弱势群体“撑腰”。

  转型打“免费官司”,源自一些案件的触动。

  10多年前,一对农村夫妻在南昌洪城大市场打工,老家的农田和房屋被亲戚霸占,拒不返还。面对蛮不讲理的侵权人和多次苦苦讨要合法财产无果的夫妻,极具正义感的王惠“非常不服气”。

  “我带你们上诉,不收一分钱!”带着这股倔劲,王惠为他们维权成功。

  2006年,一位拄着双拐的男子找到王惠,他4年前在工地干活时摔伤导致残疾,却拿不到任何赔偿。当他向王惠求助时,早过了申请工伤认定的时效。

  看着男子一无所获地离开,王惠心里不是滋味,“如果他能多了解一些法律知识,能及时得到法律援助,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多无奈和遗憾。”

  如愿成为专职援助律师后,她和弱势群体打交道、做朋友,为他们维权到底,逐渐在公益法律服务行业站稳脚跟。

  “这么多年下来,我们已经为农民工等弱势群体,挽回直接经济损失8000多万元,其中绝大部分是薪酬,还包含部分赔偿款。”王惠说,她在这条路上越走越坚定。

  刚接待完一拨农民工的间隙,王惠分享了她的“年终总结”——2021年,她的团队共受理了1304起法律援助案件。

  “一花独秀不是春”

  王惠的公益法律服务名声在外,从各地慕名找来的人越来越多。把自己逼出“三头六臂”的她意识到,不能靠单打独斗,从一个人到一群人,才可能帮助更多的弱势群体。

  “一花独秀不是春啊!”

  2016年,王惠创办江西第一家具有公益性质的律师事务所,自筹资金组建了一支公益团队继续免费为农民工服务,办公地点设立在南昌市总工会职工服务中心楼内。

  王惠给律所起名——“听讼”,出自孔子的一句话:“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意思是要和求助人感同身受,真正去了解对方的诉求。

  2019年1月底,临近春节,一个蜷缩在黑色棉衣里的中年农民工神色凝重,手里紧攥着欠条游走在南昌街头,不知往何处去。

  看见“法律援助中心”的招牌,男子走了进去,向正在值班的王惠诉说自己被工程建设单位拖欠工资,无法回家过年的遭遇。

  仅用了3天时间,王惠团队联合南昌市总工会、劳动监察等多个部门,为他和工友追回3万元拖欠工资。

  王惠并未就此打住。她顺藤摸瓜发现,整个工地竟还拖欠着浙江等地300多名农民工近400万元工资。

  全部追回!

  ……

  一面面锦旗,一封封感谢信,从各地纷至沓来。

  创立律所,王惠不仅仅是为帮助更多弱势群体,也要为年轻公益律师提供成长的平台。

  对于刚拿到执照的年轻律师来说,在这里的成长尤为显著。

  一年内,一名实习律师可以完整跟进百余个援助案件,从法律咨询、办案思路、文书撰写、证据目录、发问提纲、代理词、庭审、办案总结报告……全面参与各个环节。如今,这家公益律所,吸引着越来越多心怀正义理想的年轻人近悦远来,成为青年法律人刚起步时就能被委以重任的一片“绿茵场”。

  “就佩服您这里做的公益诉讼。”在英国剑桥大学攻读博士的实习律师小郭对王惠说。

  小郭是南昌人,虽长期在海外求学,但早就听说家乡“明星律师”王惠的事迹。读博期间利用学习间隙,小郭每天线上参与立案讨论,提出自己的建议。

  “立志成为王惠律师那样的人。”实习律师文斌说。他即将结束实习期,正式成为听讼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公益律师。而在一年多前,学生物医学工程专业的他还在一家企业担任技术员。

  2019年10月,文斌之前所在的公司即将搬迁,公司企图通过长时间加班但拒不支付加班费的方式,逼迫老员工主动辞职,减少人员安置花费。文斌和同事跑去公司争论,却被强硬拒回。

  “找到律师,我们即便是败诉,也得支付5000元诉讼费。”这让当时经济条件窘迫的文斌和同事感到求助无门。

  在仲裁机构的推荐下,文斌等人来到听讼律师事务所。在王惠团队帮助下,没过几个月,他们成功拿回了经济补偿金。

  一年后,自学通过司法考试的文斌又一次出现在律所。“那次援助对我帮助极大,我也想成为一名援助律师,做有价值的公益。”

  公益律师不是“苦行僧”

  “王惠”这个名字与团队中多位律师的姓名、号码,被公布在南昌市工会、劳动仲裁院等机构的信息栏,也在全省受助的弱势群体中口口相传。

  对于很多正处困境的人们,信息栏上的这些号码,可能意味着希望。

  雄辩、高收入、精英感,律政片里的律师形象大多自带光环。而在听讼律师事务所,律师们日复一日面对的是人世间的粗粝与现实。

  摩擦与坚韧,时刻发生。

  一边是弱势群体辛酸维权,一边是因受助对象法律知识匮乏而引发的误解,年轻律师们嘴上不说,但大多数人曾受过委屈。

  “我们的律师真的很好。”王惠语气轻松,眼里却满是心疼。受助人愁容消散,律师之间互相鼓劲,让这个团队“依旧正能量满满”。

  “公益律师不应该是‘苦行僧’。”王惠希望,公益律师能成为受人尊敬的职业。

  2019年,事务所的财务人员给她算了一笔账:律所成立3年来,为了支持律师参与更多的法律援助,王惠已经个人倒贴65万元。

  免费为农民工维权十几年,王惠发现最难的问题在于农民工没有足够的法律意识。于是,她把援助之外的时间都用在法治宣传上,“不是在维权路上,就是在普法路上”。

  15年前刚开始做法律援助时,王惠感到很难被人理解。法庭上,对方代理律师见王惠是“搞公益的”律师,总是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傲慢姿态。

  如今,加入公益法律援助行列的律师越来越多。“现在,法律援助律师越来越受到认可。”王惠说,“让人们觉得公益律师不是没有案子办、不是能力差,而是水平高、门槛高、收入高的职业,这就是我的目标。”

  15年间,王惠见证了国家在治理农民工欠薪方面的变化和进步。这给了王惠和她的公益律师团队更多底气。在她眼里,欠薪个案少了,群体性欠薪也少了。

  王惠还有个“小目标”:逐渐积累海外人才储备,开展针对海外农民工的法律援助。跨国劳动纠纷案件难度更大,因为不通当地语言文化和法律制度,该群体维权手段十分有限,相较国内农民工更为不易。

  “公益法律服务要走专业化道路。”王惠认为,“听讼”要一直致力于弱势群体的劳动争议解决,把越来越多的青年律师培养成领域内的“专家型”律师。

  2020年,王惠当选第七届“全国维护职工权益杰出律师”,全国仅十人。

  2021年12月,第一届“新时代江西十大法治人物”颁奖典礼上,主持人娓娓道来:“分担弱者的苦难,你用法律为他们代言,让甘霖抚慰沧桑,肩负起无助的期盼。”

最新评论

义乌网

GMT+8, 2022-1-18 18:5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