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义乌网 首页 新闻热点 财经新闻 查看内容

房地产洗牌:大部分成房企业绩不及格,债务压垮千亿“黑马”

2022-1-7 22:39| 查看: 334

摘要: 2021年房地产行业被低气压所笼罩,许多地产人回顾刚刚过去的一年,都会忍不住感叹一声:“太难了”。 克而瑞公布了一组数据,纵观TOP200房企的整体表现,4成房企累计业绩同比降低,全年销售目标完成率平均值为 88%。 ...

2021年房地产行业被低气压所笼罩,许多地产人回顾刚刚过去的一年,都会忍不住感叹一声:“太难了”。

克而瑞公布了一组数据,纵观TOP200房企的整体表现,4成房企累计业绩同比降低,全年销售目标完成率平均值为 88%。要知道,2016至2020年,房企全年销售目标完成率均值从未跌破100%这条线,这一数字意味着,已经有房企开始原地踏步,甚至走下坡路。

中指院经过统计也得出结论,2021年,百强房企平均销售增速仅为 4.2%,与2018年40%左右的水平相去甚远。随着房企增速大幅度下滑,房企阵营发生变化,除销售规模3000亿以上阵营增加了一家房企之外,1000-3000亿、500-1000亿、300-500亿、100-300亿几个阵营的房企数量都在减少。

毫无疑问,房地产行业又经历了一次壮烈的洗牌,这一年,地产人满眼尽是乌云。不过,就像一位TOP10房企员工对时代财经所说,“世间万物本是守恒存在,有人哭就有人笑”,阴天之外,局部晴朗的天气也并非不存在。

有房企还在冲刺

每年的年初都是检验上一年成果的时间,尽管2021年已经有不少房企拒绝喊口号、定目标,但2021年的状态和成绩都会从数据中体现出来。

中指院称,2021年,百亿企业增速分布呈现“倒V形”,增势最为凶猛的不再是头部那些大牌房企,反而是处于腰部300-500亿阵营的房企取得了更好的成绩。此外,1000-3000亿和 500-1000亿阵营的中上游房企,也不乏凭借深耕重点城市而保持了业绩的稳定增长。

从32 家公布了年度销售目标的房企来看,绿城、华润、滨江、正荣、越秀地产、大发等房企的销售目标完成率均在100%以上。这其中,绿城、滨江的大本营在杭州,吃到了杭州市场这一轮红利,此前滨江董事长戚金兴就向媒体坦言,今年滨江得以保持增长的原因就是重仓大本营杭州。

越秀地产的重点则放在大湾区。2021年上半年,越秀地产是广州市场的“拿地大户”,第一批集中供地中就斩获7宗地块,整个大湾区的土地储备更是占据其总土储的一半。去年8月中期业绩会时,越秀地产董事长及执行董事林昭远透露,越秀地产前7个月的销售中,广州的占比超过了50%。

如果不以完成全年销售目标为参考值,百强房企中还有很多增长迅猛的房企。克而瑞发布的《2021年中国房地产企业销售TOP200排行榜》显示,建发房产以1711.3亿的销售成绩排在榜单第21位,而上一年建发房产的排名是第31位,一年时间,其业绩增长约32%,排名上升了10个位次。

卓越的排名跨度更大,由2020年的第44位跃升到2021年的第31位,销售业绩由994.1亿增长至1250.3亿,整体业绩增幅虽不及建发房产,却也达到约26%的水平。

前述TOP10房企员工认为,2021年还能继续“笑”的房企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负债较低且实力雄厚的国企、央企,另一类是处于中下游还想冲一把的民营企业,它们往往有着更开阔的思维,善于借助合作伙伴的力量,关键时刻也舍得及时“断臂”。

昔日“黑马”业绩大滑坡

相比业绩增长的房企还能保持相对轻松自若的状态,一些出现危机的房企就笑不出来了。

克而瑞研究报告提到,2021年,仅TOP20房企中就有恒大、绿地、世茂、阳光城、富力地产等房企的业绩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恒大的业绩降幅最大,为39%,其余几家房企的业绩降幅在10%-20%之间。

相对应的,前20强,甚至前10强名单也发生变化。恒大由2020年的第2位降至第5位;2019年重新回到前10强阵营的世茂再次掉出队伍,排到了第12位;阳光城销售额从2146亿下滑至1838亿,排名下滑1位,至第19位。

前述TOP10房企员工表示,2021年在维持正常运营的情况下,业绩与2020年持平就已经称得上是不错的表现。“2021年销售端遇到的问题主要来自于房贷收紧和热点城市的调控,政策面的改变导致部分计划在2021年入市销售的项目未能如期拿到预售证,网签周期较以往更长一些,回款存在滞后。”

不过,在其看来,2021年债务问题引发的流动性危机才是“压死”房企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其所言,去年销售出现负增长的名单中,有多家房企存在流动性风险。近几个月来,世茂高管几番就债务问题与投资者进行沟通,同时出售资产加速回笼资金,阳光城和富力也因迫在眉睫的债务问题进入紧急状态。

更加突出的案例是曾经被誉为“黑马”的新力,其在2021年经历了销售额和行业排名的断崖式下滑。克而瑞榜单显示,2020年,新力的年销售额为1196.4亿,但是到了2021年,其全年销售额缩水至815.1亿,排名由35位直接滑落到第51位。

新力的滑坡之路从2021年8月市场上传出其票据逾期、拒付开始。彼时,市场中充满“新力爆雷”的声音,新力掌门人张园林还亲自向投资者进行解释,但到了9月,新力一笔金额为3874万元的到期债务逾期未偿还,这颗“雷”终究还是被引爆。

此后,新力的债务问题持续恶化,12月,新力对外披露境内债逾期金额高达63.94亿元,并确认10月到期的一笔2.5亿美元债务违约。严峻的债务危机下,新力旗下正在开发的项目屡屡传出停工的消息,销售端同样受到极大影响,陷入僵局。

“身处同一个行业,看到同行出现危机,自己不害怕是不可能的。可以看到,今年下半年的土地市场,很少能看到‘踩线’的房企了,大家都在守住最后的防线。” 前述TOP10房企员工称,2021年减少拿地意味着可售货值将减少,其预计2022年房企的销售增速将进一步放缓。

义乌网

GMT+8, 2022-1-18 18:3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