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义乌网 首页 新闻热点 娱乐新闻 查看内容

悬疑剧《华灯初上2》提出了三个必备条件

2022-1-17 14:12| 查看: 3143

摘要: 一口气上线8集,《华灯初上2》还是没揭露凶手是谁。 继第一季的“谁是死者”后,第二季最大悬念理所当然变成了“谁是凶手”。本以为至少播了8集,凶手多少得露个脸,没想到,编剧一如既往任性,这一季整整8集,每一 ...

一口气上线8集,《华灯初上2》还是没揭露凶手是谁。



继第一季的“谁是死者”后,第二季最大悬念理所当然变成了“谁是凶手”。本以为至少播了8集,凶手多少得露个脸,没想到,编剧一如既往任性,这一季整整8集,每一集都在暗示新嫌疑人,每一集又都在洗白嫌疑人。大结局最后一幕,又一个新嫌疑人出现,但不出意外,编剧又在故技重施,到了下一季,这个新嫌疑人大概率要洗白。总之,一句话总结看完第二季的感受:仿佛什么都知道了,但又什么都不知道。


原本,《华灯初上》全集24集,Netflix拆成三季上线,每季8集的体量符合Netflix剧的一贯作风,只是苦了观众,要被吊好几个月的胃口。下一季何时上线,至今尚未有明确消息。



这些批评、质疑不是胡搅蛮缠,都是观众追剧之后的真实感受。但跳出观众视角,站在悬疑剧创作的角度来看,作为三季中承上启下的过渡季,《华灯初上2》示范了悬疑题材电视剧抻时长的有效方法。


这建立在三个前提之上:


第一,人物设定上,这必须是一部群像剧。在剧本设定阶段,编剧就要有意识设定足够多的人物,并且,对于人物的前史,要适当留白。这是后面两个前提的基本前提。


第二,叙事结构上,在第一个大前提——群像剧基础之上,编剧不能采用偷懒的线性叙事,最好是插叙、倒叙相结合的非线性叙事。


第三,通过隐藏关键线索,例如一面之词的单方面叙事,制造符合生活逻辑、戏剧逻辑的强反转。这一点几乎是所有悬疑剧的必备条件,类似:死者反转成凶手、最没有嫌疑的人最后往往是真凶、以为是一个凶手结果是群体作案、杀人是为了救人,等等反转桥段,成就过不少经典悬疑作品。


01


群像人物,一集聚焦一个核心主人公




02


观众能接受的非线性叙事


非线性叙事是悬疑剧常规操作。


《华灯初上2》中,案发前十四年、案发前两年、案发前夜、案发当日、案发后两天、案发后两周作为几个重要时间节点,倒叙、插叙出现展开叙事,在补充案件相关信息的同时,起到了营造悬念的作用。



第一季中,编剧同样采取了截取案发前几个关键时间节点的非线性叙事,预计第三季还是同样的叙事方法。


需要注意的是,这里并不是说线性叙事是悬疑剧的天敌,只是,功力一般的编剧在线性叙事的时间逻辑上,更不容易制造悬念,常出于戏剧冲突需要,下一秒生硬地推翻上一秒的桥段、设定,观众有被愚弄的不悦感。并且,在一部悬疑题材电视剧中,最好不要出现致敬电影《记忆碎片》那样完全反时间逻辑的非线性叙事方式。毕竟,诺兰有足够了解自己的坚定拥护者,其它编剧没有。非线性叙事的目的不是为了烧脑、炫技,必须服务于故事本身,在电视观众能接受的范围之内。


03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反转


反转是悬疑剧的最大卖点。难点在于,同时符合生活逻辑、戏剧逻辑,即情理之中又预料之外的反转不好写。


隐藏关键线索的单方面叙事已经在不止一部悬疑剧中得到了有效验证。例如《华灯初上》,以及去年的《摩天大楼》。按照生活逻辑,嫌疑人出于保护自己的目的,在审讯中必须给出对自己有利的一面之词,不同嫌疑人的一面之词汇集在一起,就构成了罗生门式悬念。每个人都不一定在说假话,但一定有人隐瞒了真话。



人物前史留白、非线性叙事也是成就反转的有效手段。


第二季的最大反转之一,吴子维其实不是罗雨侬的儿子,而是苏庆仪的儿子。这是第一季中对人物学生时代的前史留白而制造出来的反转,因为补充这个孩子是被继父性侵后生下的,所以苏庆仪十四年来没有与儿子相认合情合理。



关于戒指的来历,在中村、潘文成的视角,是阿季嫉妒苏庆仪偷来的,但在一段插叙的阿季回忆中,这是苏庆仪送的,是高高在上的胜利者羞辱手下败将自尊心的一种方式,鉴于两个人性格如此,逻辑上并无明显问题。



类似的反转几乎能在《华灯初上2》每一集里见到,因此,虽然一整季案情毫无进展,但观众还是能体验到有效的下一秒戏剧惊喜。至于最万众期待的终极悬念——谁是凶手,如果第三季里还是没有,那只能在第四季里找答案了。
最新推荐

义乌网

GMT+8, 2022-5-19 11:0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