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义乌网 首页 新闻热点 娱乐新闻 查看内容

朴赞郁获得戛纳最佳导演,宋康昊影帝,韩国电影大丰收

2022-5-31 10:52| 查看: 360

摘要: 《寄生虫》拿下戛纳和奥斯卡最高奖的三年后,韩国电影再次在戛纳大放异彩。 《分手的决心》拿到戛纳银幕场刊最高分3.2分,朴赞郁拿下最佳导演奖。 宋康昊凭借是枝裕和的《掮客》拿下戛纳影帝,韩国影史首位,东亚地 ...
《寄生虫》拿下戛纳和奥斯卡最高奖的三年后,韩国电影再次在戛纳大放异彩。

《分手的决心》拿到戛纳银幕场刊最高分3.2分,朴赞郁拿下最佳导演奖。


宋康昊凭借是枝裕和的《掮客》拿下戛纳影帝,韩国影史首位,东亚地区的第四位。


其他三位东亚地区的戛纳影帝是葛优、梁朝伟、柳乐优弥


从疫情中恢复正常的戛纳,也传递着一个信息:电影产业正在复苏,电影艺术还未没落。


此时此刻的内娱,则陷入无尽的怀旧情绪。


台偶翻拍、老片重映、新片撤档……比起国产电影何时回到戛纳更紧迫的问题是,电影市场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01 又是韩国电影


《寄生虫》在戛纳和奥斯卡大获全胜之后,韩娱并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


在市场方面,韩国电影人和网飞合作,制作了全球爆款《鱿鱼游戏》。女主角郑浩妍也成功打入好莱坞,她的下一部作品是阿方索·卡隆执导的剧集《免责声明》



在奖项方面,韩国电影人继续征战三大电影节。


2020年,洪常秀凭借《逃跑的女人》拿下柏林电影节最佳导演奖。2021年,奉俊昊担任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审团主席,这是韩国导演首次担任这一职务。


2022年,在逐渐回血的戛纳,朴赞郁、宋康昊接连拿奖,宋康昊同样开创先河,拿下韩国第一个戛纳影帝。



《寄生虫》之后,奉俊昊在好莱坞愈战愈勇。他的新片与华纳合作,科幻题材,罗伯特·帕丁森、马克·鲁法洛等好莱坞著名影星加盟。



可以预见的是,韩国电影会在世界影坛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


为什么是韩国电影?其实韩娱积极出海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市场。


90年代《电影振兴法》颁布之后,韩国电影百花齐放,质量高歌猛进。二十年间,工业化程度已经很高了,尤其在类型片领域,发展十分成熟。


姜帝圭执导的《生死谍变》


但他们的市场规模并不大。即便人均观影次数已达到4次(疫情前),位居世界前列,国民已养成观影习惯,但韩国总人口仅5175万(2021年数据),天花板很低。


他们既具备“走出去”的类型创作能力、自由度,也需要海外的市场、资金。相较之下,能够自给自足的国内电影市场,比较缺乏出海的市场压力和紧迫性。


最开始,韩国瞄准的海外市场是中国。上个十年,韩国艺人来中国发展,中韩合拍,一本两拍,屡见不鲜。但“蜜月期”在2016年结束。


失去中国市场之后,韩国把重心转向了美国——偶像团体登上科切拉、积极和外国流媒体合作剧集、电影攻略奥斯卡。


在科切拉上表演的女团aespa


这背后不乏政策的扶持和财团的助力——韩国对电影产业的资金、政策帮助,以及CJ等电影公司在发行、奖项公关上的努力。


同时也有时代的东风。


网飞等崛起的流媒体需要扩展全球业务,广撒钱,多敛鱼。截至2020年,网飞已经在韩国本土影视内容上投资了7700亿韩元(约42亿人民币);去年2月底,网飞再宣布投入投入5500亿韩元(约32亿人民币)制作韩剧。


好莱坞也变得更加多元、包容,不断吸纳各国各地的人才,亚裔题材的市场越来越大、欧美观众对字幕的接受度变高,韩国电影被推上历史舞台。



观众的高要求也在倒逼韩国电影人的进步。


朴赞郁在戛纳采访时说,韩国观众总是很苛刻,不满足于特定类型电影,即使是惊悚片,也要包含感动,表现社会问题,观众督促电影人,我们都算是得到了历练。


02 怀旧的内娱


此时此刻的内娱,则沉迷于考古。


11年前的《甄嬛传》时常登上热搜;“你是我的神”、“羊胎素”等综艺、采访内容被翻出来反复传播;孙燕姿、罗大佑怀旧演唱会刷屏朋友圈。


最近当红的明星,也来自上个时代。刘畊宏靠健身直播成为顶流,王心凌18年前的代表作《爱你》再次翻红。



这仿佛一种下意识的心理防御。当我们面对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时,那些来自过去的记忆似乎提供了些许安全感。


只不过,只能通过考古来获得娱乐,也显示了内娱的“一潭死水”,已经没有新鲜、优秀的作品可以提供精神满足了。


失去选秀的综艺不再热闹,剧集市场上一个爆款剧还是年初的事;新片纷纷撤档,电影院直接过冬。


戛纳颁奖的当天,内地电影市场单日票房不到三千万,上映影片中,仅有一部新片——5月28日上映的《哆啦A梦:大雄宇宙小战争2021》。去年的同一时间,单日票房达到1.7亿,上映影片的类型也更为丰富——《速度与激情9》《寂静之地2》《我要我们在一起》。


目前,多部端午档新片也宣布延期上映,仅剩一部《暗恋·橘生淮南》。



疫情前的2019年,我们还有《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戛纳,名导、明星加持下,电影、戛纳的讨论度、关注度都颇高。我们后来也在电影院看到了这部作品。



今年年初,《隐入尘烟》入围柏林电影节,但因疫情,主创无法到电影节现场交流,后来电影也撤档了。



疫情三年,我们去三大电影节前线报道的记者越来越少,去进行市场交易的片商越来越少,观众的关注度、讨论度也越来越低。


我们好像离电影越来越远,电影也离我们越来越远。


但也不是没有好消息。青年导演陈剑莹的《海边升起一座悬崖》获得了最佳短片金棕榈奖,李家执导的《地儿》获得基石单元二等奖。


上台领奖时,陈剑莹的发言让人动容。她感谢了出品方给予她的自由和信任,同时她说到,“感谢我的祖国中国的这片土地,我在影片中描述的其实就是我站在中国土地上所感受到的诗意也好,深情也好。”


抓住舞台,站上舞台,发出声音,就是有力的,就能被听到。如果我们放弃、拒绝、离开舞台,那么站上去说话的,自然就是别人。



朴赞郁领奖时的发言同样让人动容。


“经历了疫情,国境关闭,大家很难互相交流。大家心怀恐惧,影院空空,对于我们来说很棘手,但现在也许大家会慢慢地回到电影院……我们也会克服对进影院的担忧,我们会回归电影院的!”


希望我们也会回归电影院。
最新推荐

义乌网

GMT+8, 2022-7-7 08:4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