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义乌网 首页 新闻热点 网络新闻 查看内容

儿童卡牌的“氪金”游戏:十元一包开盲盒

2022-6-1 13:26| 查看: 395

摘要:  2021年是盲盒的破圈之年,“万物皆可盲盒”这股风亦早就刮到卡牌届。   “线下有1元包、10元包,最贵的还有999元包。”正读小学二年级的杜杜,手握攒了许久的奥特曼卡牌,念叨着集齐如何来之不易:越贵的卡包, ...
 2021年是盲盒的破圈之年,“万物皆可盲盒”这股风亦早就刮到卡牌届。

  “线下有1元包、10元包,最贵的还有999元包。”正读小学二年级的杜杜,手握攒了许久的奥特曼卡牌,念叨着集齐如何来之不易:越贵的卡包,抽出稀有卡的几率越高,而一张“顶配”的ZR卡往往需要频繁拆盲盒获取。

  盲盒购买与拆开过程中的期待,容易引发成瘾性刺激。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了解到,奥特曼卡牌从R到ZR分成8个类别,其中售价10元的奥特曼卡牌包,8张卡牌仅可能有一张ZR卡,大多时候只会是价值更低的LGR卡和UR卡。


  卡牌的“氪金”游戏远不止如此。目前斗罗大陆、叶罗丽等均推出了IP周边卡牌,与当年水浒卡不同的是,不少卡牌属于集换式游戏,不仅可以用来竞技,还会不断推新的系列、款式。于玩家而言,永远在收集的路上,却又“凑不齐”。

  针对盲盒市场套路,今年年初,中消协称,商家过度营销,消费者易中套上瘾。有的是通过玩家分享、讨论、交换等方式,唤起消费者的收藏心理和炫耀心理,激发消费者的购买动机和欲望;还有的打造“系列”概念,并设置一个最难获得的隐藏款等进行饥饿营销,抽中概率大都为“百里挑一”。尤其是青少年群体,由于好奇心强、喜欢攀比、消费观念尚不健全,十分容易为盲盒而上瘾,有的甚至为了抽中隐藏款而直接“端箱”。中消协提醒,要有风险防范意识,保持理性的消费理念。

  ■ 消费提醒

  商家存在夸大宣传,要认清风险理性消费

  早在今年初,中消协就点名泡泡玛特与肯德基盲盒套餐,认为限量款盲盒销售是以“饥饿营销”手段刺激消费,容易导致消费者为了获得限量款盲盒而冲动消费。这已非中消协首次点名盲盒。2021年1月,中消协针对热度持续走高的盲盒市场发布警示提示,称目前市场上商家过度营销、涉嫌虚假宣传、产品质量难以保障和消费纠纷难以解决等问题不容忽视。

  “盲盒与普通商品相比,具有很强的信息不对称性,消费者只能依靠商家的广告宣传来选购,这就很容易被商家的夸大商品价值、虚构中奖概率、颜色款式不符等虚假宣传所误导。”中消协提醒,要认清风险,理性消费,适度消费,勿盲目跟风。

  事实上,卡牌售卖的抽盲盒“套路”对自控能力较弱的孩子来说,是一种很难抵挡的诱惑。

  对此,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赵虎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对卡牌的监管,可以从消费者权益保障角度考虑,保证消费者的知情权是商家的义务,这一点卡牌制造商应当特别注意。

  “与‘盲盒’隐藏款一样,那些所谓稀缺性高、等级高的‘好卡’究竟有多少?是真有还是压根就没有?这都是消费者和商家之间的信息不对称。”赵虎表示,商家正是利用这种信息不对称,触发消费者的“中奖”心理,让他们永远也买不到,这样的话涉嫌欺诈消费者。

  “从保护未成年人的角度,卡牌的确容易引发未成年人非理性消费,但在法理上似乎难有定论。”赵虎表示。

  稀有卡诱惑:比谁更炫

  卡牌在孩子们之间,已非陌生的存在,甚至可以用风靡形容。

  “我班上的学生,可以说10个里面得有9个半玩奥特曼卡牌,男孩相对更着迷一些。”天津一位小学语文老师告诉贝壳财经记者,自己曾经没收过一套卡牌,并得知价值两三千元。

  小学生杜杜估算,所在班级里一大半男生在收集奥特曼卡牌,“放学后偷偷玩,或者交换”成为必不可少的活动。

  奥特曼卡牌被赋予不少功能,社交只是其中之一。孩子们之间,谁拥有了稀有指数颇高的ZR卡,也就意味着更受欢迎。

  “线下购买有1元包、2元包、5元包、10元包,最贵的还有999元包。我不建议买1元的,因为那都是‘废卡’,我一般有零钱了会买5元包或者10元包。”杜杜早已熟悉卡牌的营销套路,不过这却让他下决心购买价格更贵的卡牌包。“越贵的卡包里面出现稀有卡的几率也越高,有时还能赚钱。比如我买的10元包里开出了一张ZR卡,我可以把这张卡给店家回收,店家会再给我两个10元包。”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稀有卡牌的价值往往和金钱挂钩。其中,售价179.9元的“卡游奥特曼荣耀版卡牌”,一盒包括18个奥特曼卡牌包,而每个卡牌包又有8张卡牌。卡游在说明中称,每盒必包括随机1张ZR卡(或LGR卡),随机1张SHR卡(或HR卡),0到1张SSR卡,2张SR卡和3到4张R卡。

  相比之下,售价59.9元的“卡游奥特曼豪华版卡牌”一盒包括30个奥特曼卡牌包,由于价格相对较便宜,每个卡牌包会有7张R卡,剩下一个机会抽中从“SR”到“SSR”的稀有卡。

  奥特曼卡牌从R至ZR分成8个类别,卡片稀有程度从两颗星到五颗星,被分成了四个级别。对于ZR卡有多难收集,贝壳财经记者搜索卡牌包爆出率数据看到,均价10元左右的奥特曼卡牌包中有8张卡牌,往往仅有1张卡牌为ZR卡,大多时候这1张卡牌会是比ZR卡价值更低的卡牌。而售价更低的卡包,ZR卡出现的概率更低。一位B站内容创作者的视频显示,其买光了周围一家门店的所有卡包,却并未抽到一张ZR卡。

  分享、交换等方式,唤起玩家炫耀心理并激发购买欲望。杜杜表示,周围大部分同学就是单纯为了收藏,ZR卡牌的“攻击力”和“防御力”并没有特别高,但是它比较“炫”。这成为其受追捧的原因,“一般的卡牌背景不能动,ZR卡的背景会动”。

  “现在出的3D卡都是立体的,可以和同学们比谁的卡更好看、更稀有。”大概两年前,杜杜看到同学收集奥特曼卡牌,自己也开始集卡。最贵的一次花了325元,在实体店购买了四包卡牌,每包卡牌能有十张稀有卡。如今,他手里已有几百张奥特曼卡牌,以及一本立体卡册。

  集换式的套路:卡牌“花式”上新

  孩子们沉迷卡牌,线下“对战”的玩法也成为一大诱因。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每张奥特曼卡牌除了稀有度外,还有卡牌效果、攻击力、支援战力等多项数据。卡游(上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简称:卡游)是奥特曼卡牌的中国代理,其官网显示,玩家准备一套40张的奥特曼牌组,就可以进行对战。

  贝壳财经记者浏览卡游官方公号看到,卡游为奥特曼卡牌举办了不少大型赛事,今年1月的“南京公开赛”活动费用为100元/人,冠军奖金则为5000元以及相应的奖品包。有网友描述跟随孩子观看奥特曼卡牌比赛的场景:“我在旁边看了一会,被进攻、防守、支援这些名词搞得头昏脑涨,似懂非懂的儿子很兴奋。一局对战时间,快的话六七分钟就可结束”。

  “卡游比赛已经有全国冠军总决赛了。不光学生在参赛,还有成人组比赛。商业模式的本质还是卖卡牌、开盲盒。但用赛事活动这种形式,家长们不会太反感。”这位家长说。

  贝壳财经记者曾在天津一家商场看到官方组织的奥特曼卡牌对战,近百名孩子或者家长参与其中。一位老师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有时看到学生像打扑克一样用这些卡牌互相对战。互相之间除了炫耀谁的牌漂亮,还要在攻击力上一较高低。

  对于当前市场上较为火热的集换式卡牌,稀有度和随机性是激发玩家购买欲的主要原因,并在玩法上以攻击力等功能区分。

  贝壳财经记者梳理看到,大部分卡牌根据稀有程度一般分为N(正常),R(罕见),SR(非常稀有),SSR(超级稀有)等,这与上述奥特曼卡牌的分类略有不同,但大同小异。这种稀有度的分类模式在卡牌类游戏中较为普遍,甚至网易和腾讯等在运营的游戏,对玩家开出的随机道具也会按照相似的类型排序。

  打造“系列”概念、饥饿营销推高了玩家热情。因此,不少商家不断推出更新、更稀有的卡牌,以维持热度。

  贝壳财经记者在叶罗丽京东官方旗舰店看到,叶罗丽仙境收藏卡除了常规的R卡、SR卡、SSR卡,还推出了生动立体HR卡、璀璨星钻UR卡、手绘漫画风MR卡、闪耀烫金SGR卡、星幻水晶TCR/TSR/TGR/TR卡等多种选择。

  等级越多,玩家的“氪金”热情也越高。“一开始集齐了SR和SSR卡,后来又有更加稀有的卡牌,比如闪光卡、透明卡,甚至还有9张才能凑够一张的拼图卡,孩子们凑这些卡片总是凑不齐,即便凑齐了,商家还是会很快推出新的一套。”刘女士的儿子正在上小学,她告诉贝壳财经记者,“有时一包拆开,孩子说这些卡已经都有了,于是置之不理。这不是浪费吗?”

  财通证券发布研报称,由于玩家购买的卡包中会随机搭配不同稀有度的卡牌,这种类似“开盲盒”的随机性体验刺激了玩家的购买欲。同时,一些特别稀有的卡牌,在二手市场产生了较高的流通价值,使得优质的集换式卡牌具备了收藏的属性,进一步激发了玩家对卡包的购买量。

  贝壳财经记者在武汉城市留言板上看到,不少家长认为卡牌采用类似盲盒抽奖方式,专门面向中小学生销售,易让孩子痴迷“盲盒式”消费,动辄花费数百上千元。“相关部门能清理校园周边售卖此类卡牌的渠道”“学校加强专项教育宣传,和家长一起做好学生的引导工作”则成为一些家长的期望。

  资本竞逐,盲盒模式被点名

  卡牌风靡,背后公司无疑是赢家。

  目前,奥特曼版权合作的国内公司主要包括卡游和华立科技。其中,华立科技采购的动漫IP卡牌除了奥特曼,还有机甲英雄、偶活学院等形象卡牌。不过,奥特曼形象卡牌的销售收入在华立科技动漫IP衍生产品业务的占比从2018年的28.4%一路攀升至2020年上半年的69.57%,始终为华立科技动漫IP衍生产品销售业务中最重要的“吸金”产品。华立科技表示,奥特曼形象卡牌深受市场欢迎,是公司动漫IP衍生产品收入增长的主要动力。

  一张奥特曼卡牌能为华立科技带来多少收入?贝壳财经记者通过华立科技公告看到,对于奥特曼卡牌,华立科技向游乐场销售的最高价格为4元/张(含税),其下游主要客户大玩家、乐的文化、风云再起、永旺幻想、卡通尼、汤姆熊的游乐场门店向消费者的销售价格一般为6元/张至8元/张(含税),“游乐场在该业务模式下具有合理利润空间。”

  华立科技主要通过游艺机设备出售专属的动漫IP衍生卡。2018年,该公司推出的“奥特曼”融合激战动漫卡通设备深受市场欢迎,“奥特曼”形象卡牌销量快速增长。2017年至2019年公司动漫IP衍生产品销售收入从2040.73万元增长至6558.66万元,复合增长率79.27%。2021年,华立科技的动漫IP衍生产品业务持续高速增长,报告期内,该公司动漫IP衍生产品营业收入1.75亿元,同比增长156.52%。此外,2021年,动漫IP衍生产品占华立科技总营业收入的比重为27.91%,相比2020年的16.05%也有所增长。华立科技表示,截至2021年末,公司动漫卡通设备投放数量近1万台,触达全国3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覆盖2000余家游乐场门店。

  相比之下,奥特曼卡牌让卡游赚得更加盆满钵满。记者在各大电商平台搜索奥特曼卡牌看到,排名靠前商家的在售产品基本都来自卡游,其官方旗舰店卡牌也比较畅销。

  贝壳财经记者打开卡游京东自营旗舰店梳理发现,综合排序前12名的奥特曼卡牌商品评价均超过50万。其中,售价179.9元的“卡游奥特曼荣耀版卡牌”,跻身“卡通周边玩具榜第1名”。

  除了线上,卡游还在线下拥有100多个经销商,产品遍布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覆盖率达到90%以上。

  相比上市公司华立科技,卡游至今未公开运营数据。有报道曾称,卡游文化年营收可以达到10亿至20亿元,而第二名的卡牌品牌年营收可能只有几千万元。

  资本已经嗅到了这一市场的前景。公开信息显示,卡游在2021年下半年接受了红彬资本旗下投资基金的融资,外界猜测估值达到10亿美元级别。

  事实上,资本对卡牌这种“开盲盒”式商业模式早有青睐。

  2020年12月,泡泡玛特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正式挂牌,成为盲盒第一股,市值也从上市前的20亿元一路飚升至2021年2月中旬时的超1000亿元,在一众新消费股中风光无两。而红杉也是泡泡玛特的投资方之一。不过,Wind数据显示,泡泡玛特的净利润同比增长幅度在2018年至2020年期间呈现下行趋势,2021年的增幅也不如此前亮眼。目前,该公司股价已从高位一路走低至30港元左右。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盲盒经济模式正在经受考验。今年央视3·15晚会揭露了盲盒产业乱象,泡泡玛特被点名。年初泡泡玛特与肯德基推出联名盲盒,包含六个常规款一个隐藏款,隐藏款出现概率仅1:72。为了集齐整套,甚至衍生出代吃业务。还有消费者一次性购买了106份套餐,金额高达10494元。为此,泡泡玛特表示,在未来与食品行业的授权合作中,全部暂停定制盲盒业务。

  此外,央视揭开的还有盲盒低成本高定价问题。盲盒价格持续走高,产品溢价严重,一个生产成本只有30元的产品,做成盲盒,在二手市场价格飙升至七八百元。

最新评论

义乌网

GMT+8, 2022-7-7 06:5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