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义乌网 首页 新闻热点 网络新闻 查看内容

兼职伴娘的每次兼职都是“幸福的客串”

2022-6-9 09:54| 查看: 366

摘要: 兼职伴娘   每次兼职都是“幸福的客串” 解除新人不少困扰   小规模市场已经形成 但要变“全职”仍路漫漫   在人们以往的印象中,伴娘是一场婚礼中必不可少的角色,其主要的作用是保护新娘。按习惯,伴娘 ...
兼职伴娘

  每次兼职都是“幸福的客串” 解除新人不少困扰


  小规模市场已经形成 但要变“全职”仍路漫漫

  在人们以往的印象中,伴娘是一场婚礼中必不可少的角色,其主要的作用是保护新娘。按习惯,伴娘一般由新娘的好友担任。不过,兼职伴娘近日逐渐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在社交媒体、网络兼职平台、二手物品网络交易平台都有不少有关兼职伴娘的消息,而少数专注于伴娘租赁服务的创业公司也出现,一个小规模的市场俨然已经形成。

  兼职伴娘群体为什么会出现?其收入情况、市场发展前景如何?如果在服务中遇到“婚闹”,兼职伴娘又该如何依法维权?记者近日就以上问题对相关从业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记者发现,个人接单和入驻公司平台是兼职伴娘目前找寻工作机会的两大主要模式,有的伴娘租赁平台声称入驻人数已超10万人,有些兼职伴娘一场婚礼可以赚到2600元。不过,一些兼职伴娘则表示,接单随机性高,“全职做不太现实”。广东省婚庆行业相关人士称,大部分人一生只会举行一次婚礼,兼职伴娘市场规模应该不大;而律师也提醒,兼职伴娘在服务中如遇“婚闹”应及时报警,如果是通过婚庆公司承接的服务,婚庆公司也应当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

  兼职伴娘伴郎悄然兴起

  有租赁平台入驻人数超10万人

  结婚租婚纱、租婚车、租酒店很常见,但如果是找一个兼职伴娘来参加自己的婚礼,或者说从事兼职伴娘工作,这还是一件颇为新鲜的事情。

  “坐标××,兼职伴娘500元一天,当天收到红包会归还新娘”“性格好、配合度高,可素颜出镜”“身高××,体重××,年纪××”“不接受婚闹、不喝酒”……

  记者调查发现,在多个社交媒体平台、手机App以及二手物品网络交易平台,有关兼职伴娘的消息并不少见。随后记者又在某知识分享平台输入“兼职伴娘”关键词,很快也检索出不少兼职伴娘的相关回答,不少用户在回答中分享了自己从事兼职伴娘的经验,同时还有一些人在平台上找寻兼职伴娘的工作机会。

  记者在手机应用商店里面还找到了专门承接兼职伴娘伴郎服务的App。其中一款App声称专注于帮助单身男女青年进入伴娘伴郎租赁行业。截至今年6月初,该平台公开数据显示,已有超过10万名伴娘伴郎加入。记者统计发现,2022年,该平台一共发布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近300单的伴娘伴郎需求订单,服务价格多为300元~400元/天。而具体定位到“广州”,2020年~2022年,该平台发布了5个兼职伴娘伴郎的订单,最近一个订单是今年5月底在番禺区举行的一场婚礼,伴娘的服务费用为400元/天,平台显示有10人参与了这个兼职伴娘订单需求的服务报名。

  而在某二手物品网络交易平台,记者发现了更多广州地区找寻兼职伴娘工作机会的信息。这些活跃于广州的兼职伴娘,她们服务每场婚礼收取的费用在500元~800元/天不等,当中不少人都有过给朋友当伴娘的经历,少数人有过兼职伴娘工作的经历。除了个人发布的消息外,在该平台也能找到以团队方式承接兼职伴娘工作的帖子。

  此外,记者还发现,加入微信群是另外一种找寻兼职伴娘工作机会的方式,但进入这些微信群或需缴纳一定的费用。记者支付了18.8元的视频课程费后进入了其中一个兼职伴娘微信群,每天平台负责人会在群里发布来自全国各地的兼职伴娘需求,如果觉得合适可以报名,之后平台负责人再把兼职伴娘的简历发给新娘,如果双方都觉得合适,这一单就可以定下来;不过记者也发现,有人表示向一些兼职伴娘群缴纳了入群费之后,并没有接到任何单子。

  有兼职伴娘一天赚2600元

  “相貌平平”或是优势

  大四学生谢宇科已经有超过40次兼职伴娘经验。“第一次接触兼职伴娘工作,是因为我无意中看到一条招聘广告,那场婚礼刚好在我老家附近,报酬挺丰厚,有将近2000元。”她当时还帮新娘“堵门”,还领到了1000元的红包,那一场婚礼下来,她总共赚了2600元。

  “虽然是第一次为陌生人当伴娘,不过整个婚礼下来,我觉得自己好像也成了新娘好友圈中的一员。”这样的体验和经历,让谢宇科在今年2月下定决心创办了一个兼职伴娘伴郎网络社群平台。据她介绍,目前该平台已入驻45000多名伴娘和伴郎,其年龄主要介于18岁~24岁之间,以在校大学生为主。

  大二学生黄丽(化名)算是兼职伴娘群里面的一个新手。黄丽目前只做过两次兼职伴娘,对婚礼中烘托气氛的小游戏等还不是很熟悉,因此她的收费相对较低。“会烘托气氛的兼职伴娘最受欢迎,价格也高。我听过有人一天能拿2000多块。”

  除了学生群体之外,一些自由职业者、公司职员也会尝试兼职伴娘伴郎。广州一家公司的职员陈菁(化名)就选择在空闲的时候去做兼职伴娘,以此作为一份副业。此外,也有不少人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以个人发帖的方式在网络平台上找寻兼职伴娘工作机会。

  外貌是兼职伴娘不得不谈的话题。外貌对兼职伴娘接单有什么影响?越好看是否越有竞争力?对此,谢宇科表示,一般情况下,用户对于兼职伴娘的长相要求不高。“一场婚礼中,新娘是当天绝对的主角,伴娘要衬托新娘的美丽,所以很多兼职伴娘在发布个人简介时,都会附带一句‘长相不会盖过新娘风头’。不过,也有少数新娘是希望伴娘漂亮些,能够给自己拍照的时候撑场面。”

  除了兼职伴娘,兼职伴郎也有一定的市场需求。某租赁服务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市面上兼职伴郎比伴娘数量少得多,因此,兼职伴郎的价格是兼职伴娘价格的1.3~1.5倍。

  多种因素让租伴娘“流行”

  从业者:兼职伴娘经历让我憧憬婚礼

  在大多数人印象中,婚礼的伴娘一般都由新娘的好友担任。为什么有人会选择租一个伴娘参加自己的婚礼?又为什么会有人愿意给陌生人当伴娘?

  “在外地工作朋友少,找不到合适的人做伴娘。”租过兼职伴娘的田莉(化名)给出了这样的答案。田莉表示,自己到外地工作后,与自己老家的朋友交流、联系得越来越少,再加上自己结婚晚,举行婚礼的时候朋友都已经结婚了,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好友担任婚礼伴娘。于是,田莉一口气租下了3个兼职伴娘,婚礼中对外称这些伴娘都是自己的好朋友。

  而一些地方结婚有讲究生肖的风俗,有的新娘因朋友生肖和自己不合,也会选择租伴娘来给自己的婚礼撑场面。作为兼职伴娘的黄丽接触的第一个订单就因为自己生肖与新娘不合,最终没有谈拢。

  谢宇科总结了自己几十次兼职伴娘的经历,她表示很多新娘租一个兼职伴娘最常见的原因是不想欠人情。另外,疫情的影响也是一个因素,“近几年,疫情让很多人没法跨区域参加朋友的婚礼。”

  此外,伴娘工作繁杂、劳累是另外一个催生兼职伴娘的重要因素。在一场婚礼中,伴娘婚礼前要帮新娘想一些堵门游戏、采买道具,在接亲环节又要带领姐妹团“刁难”兄弟团,婚礼进行中要时刻关注新娘的婚纱、妆容,冷场时候还要主动救场以及回答问题等,一场婚礼下来都会很疲惫。兼职伴娘的出现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除这种困扰。

  做过4次兼职伴娘的陈菁因为这份兼职,也开始憧憬自己的婚礼,“对婚礼更加向往了,感觉这是一份让人幸福的兼职。”谢宇科则说:“兼职伴娘首先可以赚钱,还可以体验到全国各地不同的婚俗文化。而在婚礼现场,一些伴郎伴娘还会交换个人信息,所以这份工作甚至有助于脱单。”

  谈到当兼职伴娘时的人身安全问题,黄丽表示,自己是通过平台接单的,平台给她买了保险,事前也会跟新娘那边签合同,写明不许“婚闹”和不能陪酒,“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我自己没有遭遇过婚闹。”

  “散户”接单很随机 平台派单要抽成

  “全职做伴娘不太现实”

  随着兼职伴娘逐渐走进大众视野,号称“全职伴娘伴郎”的网络租赁平台、社群平台先后出现,此前一则“22岁女大学生毕业后从事职业伴娘”的新闻也曾冲上社交媒体的热搜榜,这让人不禁想问:兼职伴娘真的可以全职化吗?

  “全职做不太现实,毕竟你身边不会经常有婚礼举行,订单不稳定。加之,新娘对年龄、生肖等有要求,就算有订单也不一定能成。”有过5次伴娘经验的赵滢(化名)这样表示。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兼职伴娘寻找工作机会主要形成了两大模式:一种是在社交媒体平台、网络交易平台上发布信息,以“散户”的方式接单,另一种则是加入“职业伴娘伴郎”公司创建的平台或社群接单。前者接单自由,不过能不能有订单很随机、靠“缘分”;后者背靠公司,有的需要缴纳一定会员费用,对每单订单平台也会抽成。在某伴娘租赁平台,记者发现低级别会员费几十元,高级别会员费可达300多元,会员等级越高,平台越优先派单,抽取的服务费也越低。

  广东省婚庆行业协会秘书长林雪在婚庆行业工作十多年。林雪告诉记者,就目前来说,兼职伴郎伴娘还是一个新鲜事物。“大部分新人选择伴郎伴娘时都会很谨慎,基本上是选择自己最好的朋友、同学等,因为只有和新人有十足默契和高度信任,伴郎伴娘才能在婚礼中为新人分忧。”在她看来,兼职伴娘很难全职化,“兼职伴娘严格说来可以划归到婚庆服务之内,婚庆行业有其特殊性,大部分人一生只会举行一次婚礼,所以它的市场应该不大。”

  记者随后电话咨询了广州市多家婚庆公司,工作人员均表示,目前公司没有兼职伴娘业务,如果新人需要,可以帮忙协调租伴娘。

  作为兼职伴娘行业的创业者之一,谢宇科表示未来想将公司业务拓展到更多方面。“既然有这么多的年轻人愿意分享兼职故事,打造一个‘社交+兼职+标准化服务’为一体的伴娘网络平台是我们的未来规划。”

  律师提醒:

  兼职伴娘遇“婚闹”应及时取证、报警

  入驻婚庆平台兼职、个人在社交媒体或电商平台发布消息、进入微信群,这些是目前承接伴娘工作的几种常见方式。这几种方式分属什么法律关系?如果遇到“婚闹”、被迫喝酒等突发状况,兼职伴娘该如何保护自己?

  泰和泰(广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广东省律协婚姻家事委副秘书长梁颖珍律师表示,个人通过入驻婚庆公司的平台,或到婚庆公司兼职,属于个人通过婚庆公司的平台向第三方提供服务。那么,个人就与婚庆公司构成劳务关系。如果在工作过程中出现问题的话,婚庆公司是需要负法律责任的。

  梁颖珍介绍,个人通过社交媒体平台、电商平台发布及承接兼职伴娘伴郎工作,属于个人行为。这类平台不属于专业性平台,无法审核相关账号发布兼职伴娘伴郎信息的真实性,因而自然无法评估信息的准确性、真实性,以及无法判断接单成功后所可能涉及的法律风险。如果在这类平台成功接单,属于兼职伴娘伴郎与雇主之间的雇佣关系,产生的法律责任主要由个人负责。

  而加入某些微信群获得工作机会,微信群还需要收取费用,这种微信群类似中介服务群,既然收取了群成员的费用,理应为成员审核工作信息的真实性和合法性。梁颖珍表示,对于一些可以预见的风险,群主或其他微信群的负责人应当提前告知;但对于一些无法预见,比如在服务婚礼中遇到猥亵或者更严重的犯罪行为,不应强求群主或其他微信群的负责人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如果在婚礼过程中遭遇“婚闹”,或是被迫喝酒等情况,梁颖珍建议,兼职伴娘第一时间应该拒绝,明确表示这些不属于服务范围以内。如果无法凭自己的力量停止“婚闹”,可以选择马上报警处理;无法第一时间报警的,可以通过拍照、录像等方式先记录当时的环境和人员情况,过后在保障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报警处理。“婚闹严重的话,不仅仅是道德谴责,相关行为人可能需要承担民事责任甚至刑事责任,如因婚闹造成他人身体受伤或者财物受损的,还需要赔偿他人的医疗费、误工费、经济损失等。”梁颖珍说。

  此外,梁颖珍还建议婚庆公司对兼职伴娘伴郎进行登记备案,适时进行业务培训,并在提供服务前,由婚庆公司、兼职伴娘伴郎以及雇主签订一份三方协议,明确各方的权利义务,保障各方的合法权益。

最新评论

义乌网

GMT+8, 2022-7-4 11:1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