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义乌网 首页 新闻热点 财经新闻 查看内容

5月经济数据“火热” 社融大幅回升,中长期贷款大幅回暖

2022-6-12 14:36| 查看: 3128

摘要: 5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27900亿元,预期20150亿元,前值9102亿元;新增人民币贷款18900亿元,预期13000亿元,前值6454亿元;M2货币供应年率11.1%,预期10.4%,前值10.5%。 5月存量社融增速10.5%,较上月回升0.3个百分 ...


5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27900亿元,预期20150亿元,前值9102亿元;新增人民币贷款18900亿元,预期13000亿元,前值6454亿元;M2货币供应年率11.1%,预期10.4%,前值10.5%。

5月存量社融增速10.5%,较上月回升0.3个百分点,新增社融重回上升通道

5月存量社融规模329.19万亿元,同比增长10.5%,较上月回升0.3个百分点。新增社会融资规模2.79万亿元,较上年同期大幅增加8399亿元。随着短期扰动因素的修复,社会加快复产复工进程,带领社融重回上升通道。

从社融结构来看,信贷、表外融资、政府债券、企业债券全面发力,支撑社融复苏。

1)表内信贷大幅多增,结构边际好转。5月社融口径新增人民币贷款1.82万亿元,同比多增3936亿元,主因企业贷款边际修复及票据融资放量支撑。

2)表外融资继续回暖。5月表外融资减少1819亿元,同比少减810亿元。其中,新增未贴现票据减少1068亿元,同比多减142亿元,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不足,银行继续票据冲量,票据转贴现利率月底再度走低。新增信托贷款减少619亿元,同比延续少减676亿元,主因低基数效应与压降放缓。委托贷款减少132亿元,同比少减276亿元。

3)政府债券融资再度大幅多增。5月政府债券净融资1.06万亿元,同比大幅多增3881亿元,专项债按计划继续加快发行。今年1-5月专项债累计发行约2万亿元,发行进度约为59%。国务院要求今年已下达的3.45万亿元专项债券,在6月底前基本发行完毕,叠加国债发行,6月政府债融资将创近年单月新高。

4)直接融资方面,企业债券融资同比减少,股票融资环比减少。5月企业债券净融资-108亿元,同比少减969亿元,主要是2021年对城投平台严监管导致的低基数效应。5月企业债环比大幅减少3587亿元,主因城投债发行骤减,前4个月城投债发行量较高,城投平台资金需求得到较有效满足,且今年以来专项债发行较去年同期增加约1.5万亿元,也满足了地方政府资金需求。5月新增股票融资292亿元,同比少增425亿元,5月国内股市整体呈现震荡态势。

信贷增速企稳反弹,企业、居民贷款触底回升

5月金融机构口径信贷余额同比增速为11%,较前值高0.1个百分点。5月金融机构口径新增人民币贷款18900亿元,同比多增3900亿元。受益于各项利好政策落地,新增信贷明显回暖。

企业贷款方面,短贷、票据多增,中长期贷款边际恢复。5月新增企业贷款15300亿元,同比多增7243亿元。短期贷款、中长期贷款、票据融资同比分别多增3286亿元、少增977亿元、多增5591亿元。结构方面票据拉动仍然主导,与5月票据利率走低、银行以票冲贷相印证,企业中长贷虽仍少增,但新增额已恢复至2020年同期,边际增速明显改善,随着6项33条政策落实发力,中长贷有望持续恢复。

居民贷款方面,消费贷、房贷与经营贷均少增。5月居民贷款增加2888亿元,同比少增3344亿元。结构方面,短期贷款增加1840亿元,同比多增34亿元,供应链等因素影响已见底;5月居民中长期贷款增加1047亿元,同比少增3379亿元,5月30大中城市商品房成交面积同比下降48.26%,成交套数下降47.21%,下降幅度边际收窄,各地区满足刚需、改善型住房的政策已现成效。

M2增速较上月上升0.6个百分点,信用扩张加速,M2与M1剪刀差持续走扩

5月M2同比增速11.1%,较上月上升了0.6个百分点,反映出信贷政策发力,信用扩张加速。从结构来看——

1)企业存款增加1.1万亿元,同比多增1.22万亿元。居民存款增加7393亿元,同比多增6321亿元。受短期扰动因素的影响,居民和企业储蓄意愿增强。

2)财政存款增加5592亿元,同比少增3665亿元。5月政府债发行节奏继续加快,发行进度约为59%,6月专项债发行进度或将超过2020年同期。

3)非银金融机构存款增加2568亿元,同比少增5262亿元。短期扰动因素下,5月股市整体震荡,投资者的风险意识增强,5月A股新增投资者数量环比下降4.3%。但LPR降息提升了股市估值,市场信心有所修复。

5月M1同比增速4.6%,较上月下滑0.5个百分点,M2与M1剪刀差持续扩大。监管层通过设立地产民企信用保护工具、降低居民首套房房贷利率、下调5年期LPR等方式来“稳楼市”,“宽信用”效果正在逐步展现。从供给端来看,房企信用和流动性的回暖需要一定的时间;从需求端来看,短期经济因素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市场主体的融资和消费需求,实体经济的活跃度或已见底。

虽然社融总体确实可喜,但依然不能放松警惕。因为从结构上看,换汤不换药的旧剧情仍然上演:比如,在企业和居民信贷需求还没太大起色之前,票据冲量依然一片歌舞升平。仅票据融资这一项,占到了全部新增人民币贷款的超过35%。而代表广义流动性的M2,同比增速则继续走高,同比增长11%;代表侠义货币的M1增速则回落至4.6%,M1-M2剪刀差扩大到了6.5%。财政退税使M2增速达到5年来最高值,但M1增速偏低可能说明企业资金存在闲置,企业的货币,并没有大规模用到核心的生产主业中来。

展望未来,宽货币转向宽信用、提振企业信心是关键。狭义流动性保持合理充裕,但信贷结构仍有优化空间,表明提升实体经济的活跃度,重点在于“宽货币”向“宽信用”的有效传导,提振银行的放贷意愿和企业的融资需求。财政政策是政策主要发力点,货币政策提供资金弹药。财政刺激政策包括减税退费、增加基础设施建设、增加政府采买、发放消费券等方式,效果更直接,传导更迅速。提振企业信心十分重要,通过政府投资带动企业投资和银行贷款,放大乘数效应。

义乌网

GMT+8, 2022-7-7 12: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