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义乌网 首页 新闻热点 财经新闻 查看内容

小学生开盲盒,“开出”三无、色情乱象

2022-9-11 10:15| 查看: 347

摘要: 在北京二环一个学区内的文具店中,上二年级的小男孩丁丁独自一人正在挑选今日的盲盒卡片。他选择了三包20元卡包,随后又拿走了两包10元卡包,然后将一张百元大钞直接丢到文具店收银台,头也不抬。结完账,丁丁开包装 ...
在北京二环一个学区内的文具店中,上二年级的小男孩丁丁独自一人正在挑选今日的盲盒卡片。他选择了三包20元卡包,随后又拿走了两包10元卡包,然后将一张百元大钞直接丢到文具店收银台,头也不抬。结完账,丁丁开包装、分类卡片、去重、整理稀有款卡片等动作一气呵成。

  第一次的抽卡结果并没有让丁丁满意,他告诉记者,自己打算将兜内剩余的40元全部用来继续购买卡牌盲盒。再次走到盲盒卡包售卖区,丁丁将货架上的10元卡包全部收入囊中,进行今日第二波抽卡活动。花完全部零花钱后,丁丁骄傲地向记者展示今日的战利品——14张“好卡”。为了抽到这些卡片,丁丁今日共计花费120元。而剩余的“普卡”则被丁丁遗弃在文具店垃圾桶内。

  文具店老板告诉记者,丁丁是店内“老客户”,上学时就经常光顾,暑期一周至少会来两次,最近临近开学,每天都会来抽卡,金额固定在百元左右。“快开学了,小男孩都有点攀比心理”,文具店老板如此向记者解释丁丁沉迷抽卡的原因。


  记者注意到,就在文具店盲盒卡片售卖区,赫然张贴着一张《阳光公约》海报,其中第三行写着“未满8周岁的顾客,在门店购买卡游产品必须在监护人陪同下进行”。丁丁告诉记者,自己今年7岁,刚上小学2年级。

  8月16日,市场监管总局公开征求《盲盒经营活动规范指引(试行)(征求意见稿)》意见,其中规定盲盒经营者不得向8周岁以下未成年人销售盲盒。向8周岁及以上未成年人销售盲盒商品,应通过销售现场询问或者网络身份识别等方式,确认已取得相关监护人的同意。意见稿同时强调,鼓励地方有关部门出台保护性措施,对小学校园周围的盲盒销售模式包括距离、内容等进行具体规范。今年6月,浙江省市场监管局和省消保委联合发布 《十大危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分析报告》,《报告》列出了十大危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其中利用盲盒诱导未成年人过度消费位居首位。

  然而,随着开学季的到来,学校周边的针对儿童、青少年的盲盒热卷土重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调查发现,市面上个别文具、玩具盲盒售价昂贵,产品利润远高于普通文具、玩具;商家销售盲盒产品时,存在刻意引诱未成年人不理性消费现象;此外,一些三无文具盲盒和色情文具盲盒目前仍在市面上流通。

  盲盒“攻陷”文具店,

  有盲盒产品售价上千元

  传统的文具店似乎变身成了盲盒店,买文具渐成了类似上述抽卡游戏的冒险之旅。

  在北京百荣世贸商城的晨光店铺门口,一块开学季宣传牌分外显眼。宣传牌上写着店铺内最火热的几款商品,其中“国潮盲袋”“爆款盲袋笔”两款商品位于宣传牌最醒目位置。

  走入店铺,三排货架上摆满了盲盒文具产品,且货架位于文具店中心位置,紧邻收银台。而普通的文具则分布在文具店两侧。

  此时正处于开学前夕,前来购买文具的学生顾客络绎不绝,开学即将上三年级的小女孩妙妙就是其中一员。妙妙手中拿着一个绿色盲盒,正聚精会神地挑选第二个盲盒文具。尽管妙妙爸爸多次以“包装花哨,没什么用”为由试图拉走女儿,但终究还是抵不过孩子的撒娇攻势。

  妙妙告诉记者,自己正在挑选的盲盒笔上有一个小女孩形象,会闭着眼睛吹泡泡,“包装上写了一共有好几种不同款式的造型,说不定还能抽到隐藏款......”妙妙滔滔不绝地向记者讲述手上这款盲盒笔的“好处”。记者发现,妙妙所选择的这款盲盒笔名为“林深不知处”,是晨光和Rolife若来的联名款中性笔,全套盲盒共有12款不同形象和一款隐藏形象,售价为每支7元。而另外一个绿色盲盒则为同款IP,不过除了中性笔外,每个盲盒内还包括一张镭射珍藏卡和一张贴纸——这些贴纸也是妙妙等孩子最喜欢的,在她们眼里,限量版的贴纸比笔珍贵多了。

  其实在盲盒区,7元一支笔的价格并不算贵。记者观察发现,店内售价在10元左右的盲盒笔比比皆是——一款“名画系列”直液式走珠笔售价为9元每支、一款熊猫书院按动中性笔售价为9.5元每支、另一款阿狸花之夜行系列按动中性笔售价为10.5元每支。除中性笔外,各类文具盲袋也是文具盲盒区出现频率较高的产品,一包福袋包括四种随机小文具,售价从12.5元到20元不等。此外,盲盒橡皮、盲盒手办同样出现在文具盲盒区,一款企鹅造型盲盒橡皮售价为36元每个,一款宝琳娜少女魔法甜品屋手办售价为65元每个。

  在该店的文具盲盒区,“限定”“随机”“珍藏”“隐藏款”“独家首发”等字眼以醒目的方式被摆放在盲盒产品旁。在收银台排队区域,还有两款盲盒福袋被列在特价区等待顾客挑选。

  文具店变身背后,为其供货的公司也已改弦更张。在文具龙头晨光股份刚发布的半年报中,晨光股份称:国内文具消费呈现品牌化、创意化、个性化和高端化的趋势,精品文创产品需求进一步凸显,推动从文具到文创生活的升级转型。早在四年前,晨光就曾推出晨光生活馆、九木杂物社两个以潮玩、文创类文具为主的主题零售店,截至2021年6月底,九木杂物社在全国共有403家,晨光生活馆则有60家。

  不止在晨光店内,记者在百荣世贸商城走访的3家大型文具店铺内,盲盒产品几乎占据了店内半壁江山,各类盲盒笔、盲盒文具福袋、盲盒橡皮、盲盒卡牌、盲盒手帐福袋、盲盒明星福袋应有尽有,售价从四五元到上百元每盒不等。

  文具店内越来越多的文具、玩具正以盲盒的形式出售,文具整体也呈现出玩具化趋势,甚至在在一些文具店内,越来越多的玩具盲盒也开始涌现。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盲盒内不乏售价昂贵的产品。在晨通文具批发店内,记者注意到一款小盒黑钻版奥特曼卡牌盲盒售价为100元每盒,另一稍大长方形盲盒售价则为358元。在丁丁购买盲盒的文具店内,店铺老板告诉记者,店内最贵的一款奥特曼卡牌盲盒售价高达上千元,不过仍有一些消费者愿意购买产品,自己还需要定期补货。

  最终结账时,妙妙一共购买了两个盲盒笔和一袋盲盒福袋,共计拆出17支笔。今年暑假,丁丁平均每周购买两次奥特曼卡牌盲盒,临近开学的几周,丁丁几乎每天光顾文具店,每次消费金额均在百元左右。

  江西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儿童发展心理学副教授张璟从儿童心理角度解读了未成年人间文具、玩具盲盒的流行原因。张璟认为,首先,盲盒契合了未成年人追求新鲜、好奇心强的特点,盲盒背后的不确定因素会强烈地吸引孩子;其次,未成年人争相追赶市场潮流,随大流的行为背后其实是追求社交认同感,孩子们在拆盒、盲盒交换等过程中建立起以兴趣为圈层的群体,形成一个个小众兴趣圈,例如手帐圈等;最后,相较于前几代人,当下的未成年人由于教育理念、时代背景等因素变得更加“自我”,即更在意自己的感受,注重乐己需求,不再仅以实用与否判定商品价值,相反获得快乐是他们的核心需求。张璟表示,一味粗暴禁止未成年人购买盲盒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沉迷问题,成年人只有先了解孩子的心理需求才能更好地帮助孩子走出困境。

  针对未成年人沉迷盲盒的现象,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从家庭和学校教育方面提出了几点建议:首先,家长和老师应该充分了解孩子的心理需求。沉迷盲盒的背后很可能是孩子在日常生活中某些心理需求尚未得到满足,例如,性格孤僻的孩子缺乏朋友,搜集盲盒、稀有卡牌可以使其获得某种满足和成就感;留守儿童缺乏父爱母爱,沉迷盲盒则可以帮助其缓解孤独等。其次,家长可以在孩子日常生活中发力,丰富孩子的闲暇生活,例如引导孩子做家务、陪孩子出去游玩、增加孩子阅读量、和孩子一起做饭等。“我们研究发现,闲暇生活不丰富,缺乏陪伴的孩子大多会在某种爱好上沉迷,例如网络游戏。这是孩子自我保护的体现,总是要找点乐子,沉浸进去”。最后,要培养孩子良好的习惯,尤其是自控能力的培养。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在孩子小时候多做一些自控能力训练非常重要。

  盲盒稀有款渐成社交“硬通货”,

  商家对孩子精准营销

  谈起学校周围售卖的盲盒,上小学五年级的泽泽第一反应是自己念三年级时极度羡慕的朋友鑫鑫。在三年级时,奥特曼卡牌盲盒如瘟疫般在低年级男生之间蔓延,稀有卡牌一时间成为了小男孩之间最炙手可热的玩具,也是男孩间的流通硬通货,几乎可以兑换一切其他玩具。而持有大量稀有卡牌的鑫鑫自然而然也成为了男孩们争相追捧的“孩子王”。

  每逢放学,班内一大群男孩便会跟随鑫鑫来到学校门口的文具店,观摩鑫鑫的抽卡过程。“一群同学围着鑫鑫,抽到稀有卡的时候鑫鑫会把卡举得高高的,让大家都能看见”,这时泽泽总会两眼放光,争抢着挤到最靠近鑫鑫的位置,查看鑫鑫抽到的每张卡片内容。不过碍于零花钱较少,泽泽只有在考试成绩出色时才能得到妈妈的奖励,体验一回鑫鑫“孩子王”的感觉。

  在这些小男孩眼中,抽到稀有卡牌不仅意味着可以收获同学们羡慕的目光,卡牌本身的稀有性似乎还意味着他们可以有更多的资金投入新一轮抽卡游戏中。正在上小学六年级男孩小虎告诉记者,自己所在学校附近的文具店老板会以高价回收稀有卡牌,自己曾经抽到的一张卡片被老板以50元的高价回收。就这样,在循环往复的抽卡游戏中,小虎坚定地认为,自己购买的盲盒卡牌并非毫无用处,抽卡游戏更是一门可以赚钱的生意。

  然而小虎的妈妈告诉记者,在小虎最痴迷抽卡游戏的那几年,孩子卖卡换来的钱远远抵不掉抽卡花掉的钱。另一位家长毛女士也告诉记者,自己的儿子从5岁开始便沉迷于奥特曼抽卡游戏,每次出门,孩子都会要求买卡,如果不买孩子便会赖在文具店门口不走,“家里的奥特曼抽卡都能堆成山了”。

  同时,在其他文具盲盒销售当中,商家的营销手段一样不落下风。在记者走访的北京几家中小学附近的文具店内,盲盒笔买6送1、集齐全部款式再赠送一支盲盒笔等销售标语时不时会出现在文具店内。

  记者以进货商身份咨询一位义乌文具厂家时,对方告诉记者:“没有卖不出去产品,只有不会动脑子的商家。”

  该商家以自己店铺中售卖的一款狼人杀盲盒笔为例,手把手教授记者营销技巧:“一套笔包括平民、狼人、女巫等共有九个角色,每支笔配套的还有身份牌,你可以在店里标明‘集齐九款免费赠送一盒,很有可能拆出隐藏款角色’,小孩子就会对这个隐藏款好奇,拼命搜集款式,甚至和同学交换,拉着同学一起来买,这生意不就源源不断了吗?你还可以告诉他们里面有精美身份牌,大家可以用卡片玩狼人杀游戏等等”。

  在该商家售卖的几款盲盒笔中,最多的一款共有12个不同角色,以每支零售价10元为例,孩子要想集齐全部角色最少需要120元。

  不过,由于目前尚无相关法律法规规范,商家的这种营销行为很难被定性和规范。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认为,在盲盒相关指引政策出现前,商家对于盲盒文具等盲盒产品的营销行为都属于正常市场行为,“只要明码标价,都是合适的”,但考虑到未成年人心智尚未成熟,盲盒卡牌、盲盒文具等本身又带有博彩性质,孩子购买盲盒时很容易带有赌博心态,进而沉迷其中。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则表示,文具店引导未成年人不理性消费是不道德的行为,没有肩负起成年人应尽的对未成年人保护的社会责任。根据未成年人保护相关法律规定,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为绝对无民事行为能力人,8岁以上未成年人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其实施民事法律行为均需要由法定代理人或者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或追认。

  盲盒中三无产品泛滥,

  普通文具套上盲盒价格暴涨数倍

  在一众精致外壳的包装下,文具盲盒内产品的具体样貌不得而知,据记者采访,甚至有孩子花费90多元在线上购买盲盒,结果发现盲盒内产品价值远低于售价。

  除了买了吃亏和上当,一些文具盲盒内的产品本身也可能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

  在百荣商城四层晨通文具批发店铺中,记者走访发现店铺内一些文具盲盒盒身并无产品执行标准、厂家、厂址、材质等相关标识,例如一款名为“星戴露”的盲盒福袋外包装除卡通人物、品名、型号和商品条形码外,再无其他任何信息。

  除盲盒福袋外,在盲盒笔中三无产品频现的现象更为严重。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在北京搜秀商场5层文具区走访时发现,各大商铺内盲盒笔种类琳琅满目,其中不乏小朋友熟悉的动漫IP,例如柯南、皮卡丘、海贼王、三丽鸥玉桂狗等。在一家小型文具店铺内,记者随机挑选了一支皮卡丘盲盒笔,仔细检查后发现盲盒外包装上并无任何产品执行标准、厂家、厂址等相关信息;在另一款印有奥特曼图案的盲盒笔和一印有粉色兔子图案盲盒笔的外包装上记者同样未曾找到相关标识。

  这些三无文具盲盒还可能涉及侵权问题。有商家也表示,因为涉及侵权问题,现在做皮卡丘盲盒笔的厂家很少了。

  今年2月我国正式实施的新修订的《学生用品的安全通用要求》规定,文具标签中至少应包含有产品名称、生产厂名、厂址、产品标准编号、产品使用说明、适用年龄范围、安全警示等标识,且标识应清晰易读耐用。“三无”产品容易出现有毒有害物质含量超标情况,学生长期接触这类产品,可能会对健康产生不良影响。

  记者以学生家长身份询问商家三无盲盒产品质量如何得到保证时,商家仔细检查了自己售卖的几款文具盲盒外包装及产品箱体外包装,才发现其并无任何安全标识、厂家信息等内容。对此,商家表示自己进货时并未在意产品外包装标识情况,并随手打开一款盲盒产品向记者展示,“盲盒里面就是普通笔,和其他的笔没有任何区别”。

  此外,一些打色情擦边球的文具盲盒也值得家长警惕。百荣晨通店铺内展示的一款解压笔笔帽上动漫人物形象裸露出隐私部位,并且设计者还特意将其隐私部位扩大制成肉色硅胶以供孩子揉搓解压。记者了解到该动漫形象为某部知名动漫主角团形象。店铺员工告诉记者,店内文具以批发为主,产品会流往北京市内以及周边省、市文具店铺,例如天津、河北等地。

  在记者表示想要大批量订购盲盒笔时,搜秀城文具商家向记者极力推销店内三无盲盒笔产品,并称,如果记者订购这类商品可以得到比晨光、得力等品牌盲盒笔更大的折扣优惠。店铺内晨光、得力盲盒笔相关生产标识和安全标识一应俱全。

  短视频平台上,记者恰巧在一家义乌精品文具账号作品下看到了一款皮卡丘盲盒笔,与线下走访所见盲盒笔外包装一致。随后记者以批发商身份致电该文具厂商,对方告诉记者,这类盲盒笔批发价在1元左右,通常市场零售价为5-6元,而另外一款普通中性笔批发价为0.5元左右,市场零售价则在1-2元。也就是说,普通中性笔一旦套上盲盒外壳,身价立刻“暴涨”数倍。在另外一家义乌文具批发店内,记者也得到了类似报价。

  孙宏艳在接受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团队在调研中发现,文具盲盒存在诸多问题,其中产品安全问题首当其冲。孙宏艳认为,售卖文具盲盒利润较普通产品更多,在暴利的驱使下,商家以赚钱作为主要目标,产品安全意识不强,“在盲盒外包装的掩护下,商家很可能为了谋求利益生产质量不达标产品,一些三无文具产品花哨的外表下很可能色素含量不达标,含有大量重金属物质以及一些不适合低龄孩子的小零件,安全隐患极大”。针对色情文具盲盒问题,刘俊海则表示,盲盒经济长期以来重发展、轻规范,野蛮生长,一些不健康的元素对未成年人的身心有严重的践踏和侵害作用,给未成年人带来不良的示范效益,我们应该对色情元素持零容忍态度。

  针对市场上的盲盒乱象,刘俊海从监管层面建议,对于置未成年身心健康不顾的企业,要发挥法律法规的引导作用,让盲盒治理法制健全、有法可依。针对盲盒潮,要建立健全严格的分级销售制度,按照年龄严格分级,建立全天候、全方位、跨市场、跨地域、信息共享、快捷高效的监管体系,真正打造未成年人友好型的盲盒经济的生态环境。此外,在法律法规执行过程中,也需确保规范最终落实到商家这个最小单位。

义乌网

GMT+8, 2022-9-25 19:5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