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义乌网 首页 新闻热点 娱乐新闻 查看内容

张瀚因新剧被骂上热搜,都市剧是时候抛弃“渣男”了

2022-9-22 13:17| 查看: 331

摘要: 国产剧的历史在9月诞生。 张瀚主演《东八区的先生们》豆瓣评分降至2.1分,打破《逐梦演艺圈》2.2分的记录,成为目前国产剧的豆瓣最低分。 剧中的台词动作多次引发争议,剧集相关讨论几乎全是负面评价,#东八区的先 ...

国产剧的历史在9月诞生。


张瀚主演《东八区的先生们》豆瓣评分降至2.1分,打破《逐梦演艺圈》2.2分的记录,成为目前国产剧的豆瓣最低分。



剧中的台词动作多次引发争议,剧集相关讨论几乎全是负面评价,#东八区的先生们 油腻#、#谁能顶住张瀚#、#翰了汗了#等话题一度登上热搜。


身为编剧,张瀚不仅没能摆脱油腻的标签,还为都市剧新增负面的男角色典例。


这些“坏男人”,在行业人眼里,是编剧与观众认知的错位,是遵循套路化的偷懒,是对都市剧定位的认知缺失。


男人不坏,观众不爱?


国产都市剧等不来恶女,却永远有“恶男”扎堆存在。


《东八区的先生们》,一来就来了四个坏男人。尽管张瀚初心可能并不于此。


张瀚饰演的童语,带着一种男性视角的傲慢。


走错房间和女主同床,醒来摔倒意外亲上,第一反应是女主要碰瓷他。职场初见,便认定女主是追着他到了公司。有求于女主,却给她冠上“泡老板上位”的帽子。



他的言行,可以称得上猥琐。


女主摔倒,他扯内衣带扶。抱女主时,他手放在女主胸部。和女主一起吃饭,他笑着说“瘦的好看,胖的好使”。



职场上,他自私自利。


项目失败,他要求员工白天做好本职工作,晚上加班陪他追梦,把007的PUA解释得冠冕堂皇。



他的三个朋友和他臭味相投。


李杰森(黄宥明饰)素质低下,插队吵架、在电影院大声撩妹。向小飞(经超饰)势利低俗,工作时嘲讽客人花钱大手大脚,让朋友传播绯闻以报复女主。郭崇(杜淳饰),顶着“准副教授”的头衔,在泳池party给外国人科普“文学”。



在他们之前,8月上线的全新阵容版《欢乐颂3》,贡献了集势利眼、墙头草、骗婚骗财于一身的渣男陈祖法。


都市剧的坏男人依赖症,源于坏男人身上的戏剧性和狗血感。


坏男人是内容丰富度的保障之一。坏男人的“渣”,赋予了他们背德的“权力”,合理化甚至平常化诸如出轨、冷暴力、pua等十分戏剧化的矛盾。


《欢乐颂》里的白主管就是坏男人的典型。利用职务之便接近邱莹莹,达到目的后对她弃如敝履,被邱莹莹的闺蜜樊胜美报复后,不仅毫不悔改,还企图讹诈她。



2020年播出的《三十而已》也是渣男扎堆。


陈屿是醉心养鱼无暇顾妻的家庭冷暴力患者,许幻山婚外出轨和绿茶吃冰,梁正贤多金帅气却脚踏多条船。三人各有各的渣,分别以“许放炮”“梁有财”的花名,在互联网“成团出道”。



但他们的行为逻辑,始终和观众价值观存在差异。于是自然地成为了大多都市剧负面情绪的寄托,为剧集制造了话题和热度。


譬如许幻山出轨绿茶吃冰淇淋的桥段,就成为了《三十而已》的名场景,一度被骂上热搜。


“简而言之,矛盾靠他们产生,剧情靠他们发展,结局靠他们升华,观众靠骂他们共情。他们只要渣起来,剧情就能快速成型。”剧宣橙子调侃道。


同时她认为,坏男人的出现,也是剧集套路化的原因之一。“和坏男人相关的剧情,很大程度上承袭着历年剧集里的刻板印象”,行为逻辑已经有了既定逻辑,可复制性强。


其实不少“恶毒女配”的逻辑同样如此。譬如绿茶心机的林有有,插足姐妹感情的艾莉。她们被刻画成的扁平坏女人,从一开始就被赋予了刁难主角的使命。


坏男人和坏女人的存在,可以说是以最简单直接的方式,为扎根在共鸣话题里的都市剧,提供了大众感情的发泄口。


好男人,不能抗剧?


都市剧难道没有坏男人就拍不下去吗?并不是。


在编剧白白看来,好男人的主角地位,其实很难动摇。


白白解释,为了满足观众“大团圆”的观剧需求,渣男一般不会是剧集的核心人物。“如果作为主角,他后期一定有洗白的戏份,即使这样观众也不一定会满意。”


譬如《都挺好》中自私自利的苏大强,在结局凭借立遗嘱洗白,不仅没能扭转他在观众心中的形象,甚至剧集都因这场洗白被冠上烂尾的骂名。



渣男的出现,更多是为了推动剧情发展,或者侧面衬托出男主的优秀。但时至今日,都市剧已经不再需要用坏男人来衬托好男人。


“现在的剧,会更倾向于塑造群像。”白白说道。


群像意味着,每个角色不能是为了推动剧情的工具人,不能是令人生厌的渣男。他们要有人设闪光点,完整故事线,独特的角色魅力,和主角一起勾画出贴近现实的生存画像。


近期热播的《二十不惑2》,就是好男人群像。


牛骏峰饰演的赵优秀,会默默照顾生活中的细节,对因工作失约的梁爽(关晓彤饰),表示理解,是个典型的暖男。



金世佳饰演的周寻,陪姜小果(卜冠今饰)走过停电夜晚的楼梯,为她挨家挨户找过话梅味冰淇淋,帮她联系医生确认家人的身体情况,是个嘴笨的行动派“霸总”。



谢彬彬饰演的朱周晨,察觉到丁一煊(徐梦洁饰)心意后抢先告白,异地恋三年还是不忘初心,深情专一。



不靠渣男的结果,是截至9月20日,《二十不惑2》豆瓣评分已达到8.0分,打破了续集必烂的魔咒。在男女情爱和职场生活上,给出了优秀的名场面。


周寻姜小果的错过,是因为来不及和“错把遗憾当成了心动”。赵优秀和梁爽的分手,是因为“兔子和乌龟”步调不一致,最后化作卫生间里因为找不到洗脸巾掉下的眼泪。


没有堕胎、出轨、抓小三的狗血情节,也没有慢动作公主抱的镜头语言。剔除渣男,让剧情对套路、刻板印象、狗血断舍离,离“真实”更进一步。


不靠坏男人,都市剧一样可以出彩,甚至可以更出彩。


都市剧,如何平衡戏剧与真实?


都市剧逃不开两个命题。


能不能落地?有没有在贩卖焦虑?


编剧阿离直言,影视剧中的角色,大都是不完美的,有缺点才有故事性,才有人性。


男性角色的人设,是都市剧对戏剧化追求的体现。如今,都市剧的主流叙事方式,已经向女性视角和“她力量”倾斜,把“女性面对的压力”具象成坏男人的现象,已并不少见。


但戏剧化需要因地制宜。


都市剧在背景设定上,往往没能扎根群众。它们大多选择将故事设置在一线城市,主角总有土著、富二代、才能等某一项金手指加成,过着精致的白领生活。


《玫瑰之战》的顾念在成为全职主妇前,是法学系的佼佼者。《二十不惑》的梁爽,乘上了直播的风口,成为大主播。《三十而已》的顾佳,丈夫是公司老板,自己无所不能。



这样不够贴近观众的设定,再加上男性角色身上职场骚扰、性别歧视等社会话题的集中映射,“真实度”很难保障。


“如果都市剧仍旧想要保证自己的时髦值,或许需要适度放弃热点话题的堆砌。”阿离调侃道。


剧宣橙子认为,最可怕的是,那些没意识到自己把角色塑造成油腻渣男的编剧。“他们还沉浸在偶像剧的幻想里,可能根本没意识到,真实才是都市剧的命脉之一。”


至于贩卖焦虑,橙子认为这是一个伪命题。


“又想要真实又不想要焦虑,哪那么容易。最简单的例子,我们普通人的生活,有几个是不辛苦的?”


在橙子看来,观众在看剧时是想从角色的身上学习经验,为未来打预防针,对焦虑的敏感度并没有很高。“那些叫嚣着贩卖焦虑的人,很大一部分并不是都市剧的受众。”


以《亲爱的小孩》为例。它曾被批评“太过于焦虑”,但随后,豆瓣知乎等平台上,“生活更荒诞”、“这是大部分女性面对的现实”、“不是平添焦虑、是认清现实”等留言频频出现,该剧口碑不降反升。



“大家想看到有作品来展现自己的困境,并且为自己提供解决方法。而不是在一通情绪消耗之后,对未来还是一片迷茫。能做到答疑解惑,树立目标,才是一部好都市剧的意义。”


(文中橙子、白白、阿离均为化名)
最新推荐

义乌网

GMT+8, 2022-10-4 07:3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