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义乌网 首页 新闻热点 娱乐新闻 查看内容

曾与向华强私下谈恋爱,54岁张敏找到真爱了?

2022-10-21 09:06| 查看: 398

摘要: 说到张敏,身骑白马的惊鸿一瞥,便在一代人心中留下了风华绝代的缩影。 但如今54岁的张敏,惹人唏嘘的远不止“美人迟暮”。 毕竟,是个人都会老的,美人自己也明白,每天照镜子的不是外人。 众人只是没想到,几度 ...

说到张敏,身骑白马的惊鸿一瞥,便在一代人心中留下了风华绝代的缩影。



但如今54岁的张敏,惹人唏嘘的远不止“美人迟暮”。


毕竟,是个人都会老的,美人自己也明白,每天照镜子的不是外人。



众人只是没想到,几度浮沉之后,一代香江女神的终点,居然也是短视频family的一员。


搞一些剧本味十足的联动就算了,身旁还总是捎带着一个不被看好的小男友。



一头长发,满嘴佛学,不见有何事业,只是整天紧贴女友。



而这位据说是“导演”的小男友,最新作品如下——


37岁的蒲巴甲在路上“偶遇”54岁的张敏。


被女神惊艳,第一时间选择载着对方驰骋。



画风一转,不过是蒲巴甲在幻想。


大吼大叫着,被前头淡定的张敏男友搭上开远了。



——倒是土得挺接地气。


对那些将女神奉为遥远且美好的回忆的朋友,只有一句:真实幻灭了。


可话又说回来,张敏这前半生,其实从未将“成为传奇”当成奋斗的目标。


她起过高楼,眼见房塌,也算是完成了一代花瓶的使命。


01


一回头的惊艳,能延续到今天被反复品味。


时也命也。


当年的张敏,是香港电影史上最卖座的女明星。90年代的片酬便高达百万,巅峰时有十个剧组在排队等她轮班。



在同期璀璨的星光中冒头,张敏倒也受得住。


美貌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有太多换个人就无法想象的雷人造型,放在她身上便是合理,丝毫不折损气质。



从《赌圣》里的一代“绮梦”,到周星驰御用的美艳花瓶。


张敏感叹过,不知为何,自己的角色永远是头饰最华丽,服饰最复杂的。



说起来玛丽苏,大多时候有她出演的电影,也不需要给出除了美貌之外,令男主着迷的原因。


想扮丑,导演自然第一个不同意。



只是花瓶的困境,也如期而至了。


张敏片子多,票房高,却从未获得奖项垂怜。


——拍了八十多部电影,唯一一次金像奖影后提名,还出自1991年的《与龙共舞》。



平心而论,那个年代的花瓶,哪有现在这么好做。


戴着镣铐起舞的张敏,耍得了蛮横,扮得了娇弱,戏份或许受限于剧本,但也做到了每个眼神都到位。



但换个角度又成了幸运,张敏只有这样的困扰。


为何说只有?那时候的香港,与红火的影视行业相对,是极度猖獗的黑社会势力。


那可是王祖贤被威胁用枪指头,刘嘉玲被绑架拍裸照,女明星不堪压迫、纷纷早早息影的时代。



再看张敏,事业如日中天,却有零绯闻、零负面的奇迹。


逃过一贯尖利的香港狗仔魔爪,她在新闻里总是一副温和的泥人样貌。手机里没有一个男演员的电话,KTV和夜店也都没有去过。


被问到有没有恋爱,照例轻描淡写回应:“拍拖好像没有太多必要。”



太阳底下无新事。


这样的矜贵,还得从背后找答案。


张敏1968年生于上海,11岁时随父母移居到了香港。


五官标致的她,自幼就不缺朋友劝她参加选美。但张敏说自己没勇气,面对观众都会紧张,更何况是同30多位佳丽同台竞争。


当时正逢亚视艺员训练班如火如荼,她直接报名参加,和黎明成了同期。


只不过粤语太不熟练,亚视高层也都“嘲笑”她拍不了现场收音的电视剧。


便被丢去拍了条宣传短片。



偏偏是这个片子,被向华胜看中了。


说来也巧,向华胜的首任太太张美玲,就是对打电视台——无线艺员培训班的学员,至于两人婚姻何时结束的,无人知晓。



彼时,他和哥哥向华强一同创办了永盛电影公司,由此见证并参与了香港电影的起起落落。


远的不说,王晶和周星驰的走红之路便是从这儿开始的。


不过这时的张敏,哪能窥探到后来的辉煌。


她只知道这个男人把自己从亚视签走,成了他们公司的第一个签约艺人。



而刚被签约的少女张敏,距离艳冠京华还差一个“游泳圈”。


导演王晶多年之后还不忘在专栏里吐槽她当时“好肥”。



不过到底是在保护伞下呵护着养成的。


这段被揶揄为“红颜知己”的恋情,一直在地下沉着。直到多年之后,被大家熟知的向太(向华强太太)实锤了。



张敏还没毕业即签约公司,第一部电影便与刘德华合作,后来的对手也全是一线男主角。


香港电影的黄金年代,永盛公司的巅峰期,当家花旦的地位。


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张敏便是在这样的盛景中抵达事业的最高点。



盛极而衰。


1994年,张敏与向氏兄弟在餐厅用餐,向华强意外遇袭受伤。


有传是两兄弟背景过硬,被黑吃黑了,也有传说目标本是张敏和向华胜,向华强纯属躺枪罢了。


不过,当时的电影市道已有颓势,嗅觉敏锐的向华胜开始淡出电影圈,转而进军澳门赌业,赚了个荷包鼓鼓。


而张敏,也在那时逐渐远离荧幕前。



在港片的末日余辉中,她还充当了一把志得意满的大女人。


1997年的采访,张敏回归单身,心气仍在:


“大家都带着有色眼镜看我们这帮女演员,表面上很喜欢你,私下会有各种揣测。”


“算咯,那你不和我结婚,那就不结咯……不是我嫁男人,是男人嫁我。”



真是一点都看不出,后来试图从男人身上找寻圆满的模样。


02


大女人的传说,未能闪耀太久。


就好似她的第二任绯闻男友,曾经的“京城四少”之一,汪雨。



京城四少,早年八卦界再熟悉不过的名词。


光环破灭之前,在吃瓜群众心里也叫一个呼风唤雨,抵得上如今“资本”一词的存在感。



汪雨,当年专门盯着女明星恋爱,后来也销声匿迹,不知近况如何。



而张敏和他的那段,说是绯闻吧,还被张敏严词否认。


但报道里关于横刀夺爱抢男人的剧情,描述汪雨如何负心是绘声绘色,张敏借酒消愁的细节也一个不落。




在此之前,张小姐大概从未受过这等委屈。


和向华胜分手的前后,她也让“商人张敏”的身份占据主导地位。


离开永盛,先是开了家电影公司。


首部电影便找来好友梁家辉和吴倩莲,拍爱情片《一千零一夜之梦中人》。



没想到,电影大体拍完了,张敏不太满意想补拍,却没男主角了。——梁家辉以档期为由,进组拍新戏了。


眼看着投入近千万,担心打水漂,张敏只好一鸡两吃,用着同一故事,亲身上阵拍了部更为喜剧化的《追女仔95之绮梦》。



最后,前者拿到了三百多万票房,后者倒是过了千万,但合计起来显然亏钱了,张敏这公司也就查无此司了。


倒是向华胜,对这位红颜照顾依旧。


张敏的最后两部电影,都有他的身影,向华胜除了是监制,还曾担任出品人。


呵护到最后一秒,好聚好散。



但开始经商的她,人生也迎来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反转。


回到家乡上海,她一口气开了美容店、时装店、明星照片转印T-shirt店。


除了赚女人钱,还在广州涉足房地产,合伙兴建别墅。


——可惜,上海的店全都关门大吉,广州的物业最后也只卖出了一间,还不够她被“朋友”骗去了千万港元。



张敏对这事儿一直是避而不谈。


松口还是多年后,同下一任男友的交往,用作夸赞男友的反衬——


“我太容易相信别人,以为他们是好朋友,借钱给他们做生意,最后当然一分钱没拿到。幸好,我把钱看得不是太重。”


想不到遇见了他,拥有“几乎是男人该有的所有优点”。



你看,被众多朋友欺骗之后,她再次捧出了一颗真心,相信自己遇上了一个十佳好男人。


03


近二十年来的张敏,转而寻求一个庇护。


只是,爱情和事业一样不安稳。


03年6月,张敏第一次宣布复出。


而她的经纪合约,就签在了香港九州亚华公司内地部,男友刘永辉所在的公司。



可惜,接连拍摄了几部连续剧和一些广告,反响完全不及当年。



没过多久,她便回归了普通人的生活。


刘永辉离开公司后转而经商,她陪着对方定居北京,经营起美容生意,偶尔参与一些电视剧的投资。



当时的她45岁,聊起对爱情和婚姻的期待,仍然透露着一股子常见于少女的天真:


“我感到好幸福快乐,他对我好好。”


“我觉得下半生交托给他会得到幸福。”


还自嘲年纪大,虽然不能强求,但婚后要尽快同刘永辉孕育新生命。



可惜,好景不长。


她和“十佳好男人”的缘分,并未走到婚姻之中。


——还是几年后,又被曝出恋上了小十几岁的导演(也正是现在这位),大家才知道的。


彼时的狗仔接到爆料,说两人和金钱交易扯上了关系,男方的资源全靠张敏扶持。



不过张敏否认,澄清自己没有包养。


只说两人因信仰结识,对方有自己的工作,相处起来十分融洽。



姐姐大约是开心的,再一次相信童话,相信眼前是一个与自己完美适配的男人。


但在这之后,却也陷入了真实的知行不一——


一边,是在大自然和宗教之中寻求心灵的宁静,只想做一个平凡女人;



一边,是几次三番宣布复出,并在短视频上频频刷脸。


而身边这个男友,永不缺席。



最夸张的一回,小男友同另一个借佛牌赚大钱的网红直播。


全程都借着张敏的噱头,强调自己才是“正宗的,睡在一起的老公”。



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小男友拨去一通视频。


哪怕张敏说自己穿着睡衣不方便出镜,也已经躺下了,更别说身体不太舒服,不想坐起来……他仍旧和同伴一起嘻嘻哈哈,放声大笑。



最后不顾对方的婉拒,直接把手机对准镜头。


吓得张敏立刻抬手遮脸。



但哪怕外界一片吐槽,他俩后来的关系也并无受影响。



张敏的性格早已被磨平,账号的名字还取作“圆满”。



导演陈嘉上曾这样称赞张敏:


“花瓶也不是人人都能做的,她有这个力。”


这评价当然算高,可就算高了,也只是说张敏是有傲气有个性有吸引力的“花瓶”。


那个黄金时代的花瓶,竞争激烈不用说。


是璀璨夺目,高不可攀,各有各的风情。


可没有展览馆里那一层防弹玻璃的保护,只需要看客轻轻一推,便碎片满地。


——没有与之相匹配的资本,美丽便是诅咒。


如今我们都知道,这层保护,既可以来自外物,也可以源于自我。


只可惜,在外人精密呵护下塑形的美丽花瓶,似乎从未被教导过后面这一课。
最新推荐

义乌网

GMT+8, 2022-11-30 01:1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