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777|回复: 9

[其它] 雁过拔毛的“山大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7-5 09: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在做,天在看’,我们做的这些事哪里逃得过老百姓的眼睛,我们为了隐瞒违纪违法事情搞的那些伎俩,哪里逃得出组织上的周密调查。”宋某琴在忏悔录里写道。

作为佛堂镇平望村党总支原临时负责人、第一支部原书记,宋某琴自2013年上任以来,村里的大小工程都成了他的“摇钱树”“聚宝盆”,其违法乱纪时间长、次数多、数额大,是“小村官大腐败”的典型。

2013年12月,不到30岁的宋某琴当上了佛堂镇联盟村(后于2018年和联群村合并为平望村)的党支部书记。

很快,与他搭档的村委会主任宋某某(2019年9月去世)就向他抛出了一个“诱饵”:

2014年4月,村里进行环境卫生大整治,需要调用挖掘机对村内房前屋后进行清理。此时,宋某某找到他,让他想办法去多开一些使用挖掘机的发票,算是他们两人的辛苦费。

之后,宋某琴便以虚增费用的方式,从村集体资金中支取5.95万元,其中实际支付挖机费仅1.2万元,宋某某分走3万元,剩下的就纳入了自己的腰包。

拿到“分红”后,宋某琴也曾惴惴不安,经过一段时间,他发现根本没人来管这事,村里就他和村主任做主,便放下心来。

从此,宋某琴便陷入了这种轻易到手的“甜头”而无法自拔。

2014年8月,佛堂镇上马环溪河道景观工程,其中一标段的施工范围就在联盟村,工程款达七八百万元。面对这样一块“肥肉”,宋某琴又打起了“歪主意”,从中标公司直接转包工程的想法落了空,他与宋某某就转而以政策处理名义“光明正大”地索要“好处费”。两人通过伪造施工协议、租赁合同、领款凭证等凭据,以土方外运费、场地租金等名义从建设方拿到了20.8万元,宋某琴分得6.8万元。

之后,宋某琴和宋某某结成了一对“黄金搭档”,村里大大小小的事项,他们会想方设法从中捞上一把。而村里一片260亩的老茶山,就是他们俩靠山吃山一吃好多年的“摇钱山”。

2015年2月,宋某琴让老茶山的承包人杨某某把当年的承包款直接打入他的个人账户,不再转入村集体账户。此后三年间,他们共同侵占老茶山承包款共计31.66万元,宋某琴分得15.66万元。直到2017年10月被佛堂镇三资代管中心发现,两人才凑钱退出22万元补交上去,不足部分则转嫁给了下一个承包者陈某某。

2016年下半年,得知佛堂镇将在联盟村开展“旱改水”工程,他们又鼓动陈某某将老茶山从原承包人处转包过来,目的就是获取工程赔偿款,从中分一杯羹。2017年10月,陈某某收到“旱改水”工程赔偿款208万元,扣除转包费用等成本,“利润”50余万元就由三人平分,宋某琴分得16.8万元。

宋某琴的这些“生意经”随着2020年3月市委巡察组进驻平望村而逐渐浮出水面。

2020年6月,宋某琴被市纪委市监委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9月,宋某琴受到开除党籍处分。2020年11月,宋某琴因犯职务侵占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这个在违纪违法道路上一路狂奔的“山大王”,终于走到了尽头。

执纪者说:把集体财产当作自家的“钱袋子”,把集体山林当作自家的“摇钱树”,把工程老板当作予取予求的“唐僧肉”,在担任村干部期间,宋某琴毫无底线,恣意妄为,最终吃进去的都要吐出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发表于 2021-7-6 00:02:4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下
发表于 2021-7-7 00: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保住菊花,这个一定得回复!
发表于 2021-7-7 00:30:57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的帮顶
发表于 2021-7-7 00:3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你哈...................................
发表于 2021-7-7 00:3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围观 围观 沙发在哪里!!!
发表于 2021-7-7 00: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鼎力支持!!
发表于 2021-7-7 00:31:24 | 显示全部楼层
打酱油的人拉,回复下赚取积分
发表于 2021-7-7 00:3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鼎力支持!!
发表于 2021-7-7 00: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边撸边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义乌网

GMT+8, 2021-10-27 18:2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