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32|回复: 7

义乌旧村改造父子发生纠纷的真实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7-7 10: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个关于因为义乌旧村改造父子发生纠纷的故事,作为当事人朋友,不透露其人是谁,主人公用(h)表示,希望大家看完故事踊跃发表自己的正确见解,依照实事求是为原则,尽量公平公正,合情合理。

故事情节为好友口述,本人确信此事无虚假,所以编文发表,下面开动大家的小脑筋吧:        

去年(2020)义乌某村通过村民代表合议同意参加84.5政策农村有机更新,7月份完成人口清算工作,主人公家庭呢有户主h与妻子夫妇未生育另增计一子名额,再加上有父 无母共4人,按照村有机更新细则,其父需绑定h名下合并报批,共承报90+30=120平米安置基数,其中夫妇加增计一子安置90平米垂直(落地),老父亲1:4安置水平房(高层),因家庭贫困造不起,所以全家合议将垂直房90平米指标转让给有需要的人(按照政策必需留25%不得出让),得到钱款用于老父亲养老的一套高层建设以及夫妇俩的今后发展,但钱款由子保管。

似此皆大欢喜,然而好景不长。就在2021年初以夫妻与老父亲为甲方与同村求购人为乙方签下转让合同,并且收取一定定金之后,老父亲未与儿子商量电话通知乙方,要求钱款打入父亲账户,因转让合同注明打款唯一指定账户为儿子名下某行账户,儿子也是实际转让方,所以乙方电话征求儿子意见,并且告知老父亲担心儿子挥霍钱财的理由,儿子当即回复理解老父亲的担忧,并表示为老父亲养老问题留一半钱款在乙方手中,待造房时取用,收款问题不变,依旧打入儿子账户。

经过乙方居中沟通,老父亲暂时无异议,就在端午前夕,老父亲再次以更换膝盖半月板为由,未与儿子沟通电话联系乙方索要50万,乙方及时联系其儿子,询问是否该支付给老父亲这笔款项,儿子知道父亲有关节炎,听到父亲得病,从外地赶回面见老父亲,并且询问病情且钱款用途,父亲回答膝盖痛,走不了路,听闻别人换了膝盖就不痛了,两只膝盖要换需要10万元,儿子表示先带老父亲去看病,医生诊断确实要换再换,经过儿子四处求医打听后,联系上一位骨科大夫,儿子就打电话给父亲说安排一下时间,带父亲去看病,父亲回复没空,原以为故事告一段落,就在端午节时村委通知报批材料缺失,要求提供部分材料签字的时候,父亲打电话给儿子以威胁的口吻质问儿子:你知不知道签的是什么字?没我签字你卖的掉?我不签!

原以为父亲一时醉酒说胡话,之后沟通沟通就好了。儿子不想纠缠,回答你不签就不签了吧,和我吵什么。之后打电话给父亲不是拒接就是争吵,转让给别人的东西总不能违约吧?接下来儿子到村委道歉乙方那边沟通律师那里了解,一阵跑,甚至不惜到村委骗出需要父亲签字的文件,替父代签!只为能够顺利按时拿到批条,不给乙方造成损失,(因为乙方已经花了不少钱投标在第一期,且已经破土动工)。

乙方也是积极和老父亲沟通,了解父亲需求条件,之后告知儿子老父亲要求获得所卖钱款一半,儿子询问律师以后,制定了三个方案,一.儿子同意给父亲一半钱款,并且放弃剩余水平房的归属权和老父亲辞世时的继承权,前提是老父亲出具与儿子断绝父子关系的书面协议;二.给老父亲三分之一的钱款,剩下的一套高层写父与子的名字,权属问题写清楚,儿子占三分之二,父亲占三分之一;三.给老父亲三分之一的钱款,剩下一套高层为老父亲单独所有,但给的钱款要以赡养老人为由以折合每月多少赡养费支付30年一次性付写清楚。

之所以儿子要这么斤斤计较呢,缘由一是其母亲6岁时去世了,之后父亲娶过无数任老婆,未尽过抚养义务,且上有一个姐姐,万一以后父亲续娶,之后突然辞世,后母和姐姐都有继承权,如果房子权属不清楚,之后的纠纷麻烦会不断。二是父亲有外债,所贷款项并未曾用在儿子身上过,儿子不希望父亲将外债转嫁在自己身上,就是不喜欢糊涂账。儿子提出这三个方案希望与父亲沟通解决,但父亲坚持要一半钱,更不愿意签署任何协议。拨通电话躲着不见甚至大吵一架。儿子无法只能和村委坦白父亲的字是自己代签的,与父亲沟通不了,村委回复他家这是诈骗行为,要儿子与父亲好好沟通。

儿子在村委讨要有机更新细则后来到街道办事处,希望以提交申请的方式不与父亲合并报批,街道回复此事没有先例。再次来到村委,要求拿回自己代签的材料,村委回复已经上交了,并再次告知如果父亲不同意签字,他家便是诈骗行为,希望儿子对父亲的要求妥协,儿子当即报警“自首”,警察来了以后说这是违约行为不属诈骗,询问村委如何解决,村委工作人员说村委出面调解,这个时候儿子才意识到矛盾纠纷可以向村委提出调解,期间警察询问儿子为何报警,儿子说村里都说是诈骗,既然没办法解决就只能“自首”了,期间说他家诈骗的那个干部冷笑连连,儿子当时有走极端的心理冲动。

这时在村委旁观的群众告知儿子街道有个矛盾调解中心,去那里调解完了,如果没用可以再拿调解结果上诉至法院审理。儿子又跑到调解中心按程序递交了上访材料,将情况说了一遍,接访领导告知不懂他家的问题,并表示负责该片区的领导在开会,会议结束后会向负责领导转述他家遇到的问题,该领导会到他们村里去了解情况,之后电话通知各方进行调解。

事情至此过去一周,并无任何音信。另父子合并报批,所批指标为父子共同所有,没有批条就无法进行权属分割,按照律师所说,即使乙方起诉,父亲在拿出一定所属指标权属的情况下最多只能获得4/1的钱款,因为是夫妻二人加父亲再加增计一个小孩4个名额报批,孩子一定是跟父母的。
发表于 2021-7-8 00: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了个去,顶了
发表于 2021-7-8 08:25: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是路过,不发表意见
发表于 2021-7-11 08:5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位出租,有意请联系电话:
发表于 2021-7-12 00: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完
发表于 2021-7-12 00:5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论是不是沙发都得回复下
发表于 2021-7-12 01:26: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保住菊花,这个一定得回复!
发表于 2021-7-12 01:26:12 | 显示全部楼层
元芳你怎么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义乌网

GMT+8, 2021-10-19 04:2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