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251|回复: 0

[其它] 义乌老人去世,存折只剩9000元,子女:百万拆迁款去哪儿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0-8 10: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今年8月份,89岁老人陈洪琴去世,他的几个子女突然发现,老人原本有一百多万的拆迁补偿款,如今竟只剩一本仅有9000多元的存折,而且名下的一套房产也早已过户给他人。这是怎么回事?




陈洪琴的妻子早已过世,夫妻俩育有5个子女,分别为长子陈春栋、次子陈春松、三子陈春福,以及大女儿陈英和最小的女儿陈爱英。因为陈洪琴的遗产有些“不明不白”,兄弟姐妹间就互相起了猜疑。问题首先出在老人名下的这一套房产上,这套房产是20*****大路有机更新后,陈洪琴在廿三里金麟花园小区新买的,面积有71.2平方米,买房时几个儿子也都出了力。




次子 陈春松:当时稠城街道前大路拆迁,父亲他自己有拆迁款一百多万,我也给了他30万。
老娘舅 龚景永:你为什么要给30万?
次子 陈春松:是父亲提出来的,当时他旧房拆迁要买新房需要用钱。三兄弟都给了,口头上约好,我出30万,最小的弟弟出20万,大哥出10万。我当时也刚拆迁,手里有钱给的多点,有机更新后就把钱直接打父亲卡里了。
陈春松说,父亲陈洪琴之所以要搬到廿三里,是因为大哥陈春栋也住在廿三里,父亲和大哥一直走得比较近。但直到父亲去世,他们其他几个兄弟姐妹才知道,父亲竟然把房子只留给了大哥家。




次子 陈春松:本身房子是在我父亲名下的,结果出殡之前那天,有人跟我说,我爸手里的房子已经过户给孙子了,也就是大儿子的儿子。
老娘舅 龚景永:那你们知道房子被过户以后有什么反应?
次子 陈春松:我们认为不该不通知我们,跟我们说一声我们也会同意,但现在我们其他四个兄弟姐妹都不知道这件事,就被大哥过户了。
老娘舅 龚景永:那是什么时候过户的?
次子 陈春松:这你得问大哥了,我们是真的不清楚。
其余的兄弟姐妹对这件事,也是完全不知情,表达了同样的意见。希望老娘舅龚景永能找来大哥说说清楚,省得兄弟姐妹之间因此生出隔阂。




三儿子 陈春福:我们的诉求就是想知道事情的经过,来龙去脉。
老娘舅 龚景永:并不是非要分房子,只要是父亲的真实意愿,确实是他留给孙子的,那你们也没意见?
三儿子 陈春福:对,没意见。
大女儿 陈英:这件事无论如何应当让我们兄弟姐妹都知道一下,无论房子是给大哥、二哥还是三哥,我们做女儿的都没意见。
小女儿 陈爱英:因为我是女儿,父母的房产、存款我都很少去关注,我自己日子过得去就好。
老娘舅 龚景永:对这套房子的归属你也没意见,只希望能知道来龙去脉,为什么父亲直接把房子过户给了孙子,是这个意思?
小女儿 陈爱英:对。
老娘舅 龚景永:兄弟姐妹都是聪明人,提出的要求也很恰当,就是你们父亲的一套房产,怎么会过户到你儿子的名下?
长子 陈春栋:这是父亲他自己的意思,在过户给我儿子前,2018年父母就写了遗嘱,可以以此为证。老娘舅 龚景永:2018年你母亲还在世,那时候他们神志清楚吗?
长子 陈春栋:绝对清楚。


陈春栋拿出一份遗嘱,上面写明:立遗嘱人陈洪琴、黄月香(母),将廿三里金麟花园的一套房子交由大儿子陈春栋继承,理由为“之前三兄弟分家,大儿子陈春栋分得的厂房最少,故为弥补大儿子”。后将房产直接赠与给了陈春栋的儿子。




长子 陈春栋:一九八几年吧,具体我忘了父母早先在稠城街道前大路居住期间,分家时我作为大哥干得最多,分得的家产却最少,这是我父母都心知肚明的,所以为了弥补我。
老娘舅 龚景永:一直存了想法,却不敢和其他两个儿子提。
长子 陈春栋:不是说不敢提,而是这是一份遗嘱,人还在世的时候为何要公开呢?


先不提这个说法能不能让其他兄弟信服,陈春松又抛出了另一个问题,父亲陈洪琴2017年拆迁时曾有116万元的补偿款,加上自己给他的钱,手上起码有140多万。买房、装修大概花了不到一百万,剩下的钱去哪了?




老娘舅 龚景永:你父亲可能还有五六十万的遗款,这部分内容应该没写过遗嘱吧?

长子 陈春栋:确实没写过,但(有存款)这件事他们没证据的啊,我父亲人没了以后,留下的一张存折,就领出来9000元,这都是可以查看的。
老娘舅 龚景永:存款里最多的时候有多少钱?
长子 陈春栋:那是父亲在世的时候,父母自己有权支配,我们也没权力去干涉。


从2017年到2021年,短短数年时间,年高八十多岁的老人陈洪琴就花光了一百多万的拆迁补偿款?还把房产只给了大哥家。这让其他几个子女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而可能得知真相的大哥陈春栋,却又推脱不知情。为此两个弟弟一口咬定其中有古怪。




次子 陈春松:我父亲手上所有的存折,都拉出来看看,到底有多少钱。从拆迁时开始算,还有工资,都需要给我们一个知情权。他既然说房子是父亲给他的,我们不能过问,得去问我爸,我爸人在公墓,那我就去公墓里问问,好不好?
老娘舅看陈春松越说越激动,连忙劝了几句。话题重新回到父亲的存款去向上来。



次子 陈春松:存折肯定有好几本,但我大哥不肯拿出来。从116万的拆迁款开始,到我给他的30万,这就有140多万,他手头还有早年的存款十多万,那就有160万了,那除去装潢、买房、日常开支,剩下多少就很清楚了。
那这笔账算得对不对呢?老娘舅也劝大哥陈春栋,既然弟弟们对存款去向紧“咬”不放,而且又是父亲留下来的钱,又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老娘舅 龚景永:为了免受冤枉,你父亲的160万去哪了,完全可以算清楚,买房几许,装修几许,平日开支多少,每年花费多少,应该有个数。
长子 陈春栋:有没有数另说,这四年里的保姆还在,保姆费他们都没付过,也可以去医院拉清单,住院、出院花了多少钱是谁交的费,医院里的人都说,为什么都是我们夫妻俩来缴费,但说这些都没必要了。


据老娘舅之前向子女们了解的情况看,老人陈洪琴并不是会乱花钱的人,而且八十多岁了,身体也不好,应该不太会挥霍存款。但是当事人已经去世,要追溯也很棘手。大哥陈春栋推脱不知情,老娘舅龚景永无奈之下劝其余两个兄弟“糊涂”些,但兄弟俩并不甘心。




老娘舅 龚景永:你父亲到底有没有存款也都说明白了,到你父亲去世那天为止,大哥说过了,存折里就9000多元,还有一笔4000元的退休工资,一共13000多元。以前的钱到底去哪了不知道,我的意思是,算得清楚就算,算不清楚就糊涂些吧。
事情陷入僵局时,在场律师骆艳给大家重新做了分析,理清思路,劝兄弟几个不要在小事上作无谓的争吵了。




律师 骆艳:2018年你们父母在世时买了金麟花园的一套房,两个人写了遗嘱要把房子留给大哥家,现在看来你们四个也没意见,给大哥也没事,给都给了,反正是父母的意思。但后面也提过,如果父母有存款遗留的,那是要兄弟姐妹一起分的,现在唯一的争议点——对房子归属没意见——但对父母有多少存款留下来。
老娘舅龚景永也表示,既然有遗嘱,那房子归属大家都不会有意见。所以陈春栋在存款的问题上可以“大方”一点。但陈春栋说,父母当初买房和装修是他经手的,其余部分他真的不知道去哪了。




长子 陈春栋:以我的年纪,我自己花钱都报不出账,没这个本事。其次我也说了,他们说有多本存折,还有工资卡,任何时候都可以去查,父亲去世后我手上就只有一本9000多元的存折,还有笔4000多元的工资,他们要问还有多少钱,存折里就这些钱。
老娘舅 龚景永:你父亲做人好,每一分每一元都算好了,活到哪一天用到哪一天,每一块钱都花得干干净净,你这个父亲可能是会计。
眼看事情无法平息,陈春栋在老娘舅私底下找他做工作时提出,如果弟弟妹妹们心里真的不平衡,他可以出钱补偿一点。




长子 陈春栋:他们兄弟姐妹四人,我一人给他们4万元。
老娘舅 龚景永:四四十六,连你自己在内是20万,这笔钱是你愿意拿出来的?
长子 陈春栋:就把这件事全部了结,了账了,这我可以承诺拿钱。
但其余的兄弟姐妹纷纷表示不要钱,只要一个真相。这下把大哥陈春栋也惹急了。




长子 陈春栋:你们是不是也是子女,为什么就问我一个人呢?
老娘舅觉得,在调解中,兄弟间一些该挑明的话也挑明了,陈春栋也让步了。其余兄弟姐妹想要追问账目去向,这确实不是一场调解能查清楚的,而且如果陈春栋真的不知情,那说明老人可能还有未知的存款,兄弟姐妹几人应当先去查清楚,再来好好协商这件事情。

老娘舅 龚景永:本来是想就这么解决掉,大哥拿出钱给你们,这件事就平息了,但是现在把存款数目大致对了以后,就算你们的父亲原先没有存款,起码手里也有过154万元,这笔钱中拿出去的大笔开销,就算买房、买车位和装修,加上其它开支凑满100万,剩下的54万元,大哥没有拿,你们也没有拿,那你们父亲会不会在其它银行还有存款也有可能,所以你们兄弟要共同拿父亲的身份证去银行查查,可能还有这么一笔钱都有可能,你们都要配合,共同齐心协力去把父母的账目去调查清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义乌网

GMT+8, 2021-11-28 01:0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