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6002|回复: 0

[其它] 义乌一工厂女工突发脑溢血生命垂危,家属以工伤为名索赔70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20 11: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东人毕绍会,是苏溪镇一家工厂的工人,今年45岁。2021年12月11日,她在干活时突发脑溢血,现在生命垂危。毕绍会的家属因此向工厂索赔。为了赔偿金的事,他们找到了我们栏目的老娘舅龚景永,希望老娘舅能为他们主持公道。
2021年12月23日,老娘舅龚景永在毕绍会工作的工厂里见到了她的丈夫王凤奇和她的儿子王科(化名)。王凤奇告诉老娘舅说,毕绍会目前在浙大四院的重症监护室内,情况不太好。

王凤奇:现在有两个结果,一种情况是变植物人。一种情况是死亡。
老娘舅了解到,毕绍出事当天是2021年12月11日晚上8点多。随后,工厂负责人调出了事发当晚工作间内的监控画面。监控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毕绍会本来是低头在工作的,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整个人慢慢地向前倒下去了。王凤奇说,事发突然,他和儿子都是接到厂里的电话后从外地赶到义乌来的。他们到医院的时候,毕绍会已经处于昏迷状态。

老娘舅 龚景永:你老婆平时身体状况怎么样?
王凤奇:她身体很好的,也没有什么基础疾病。就是前几年做过一个甲状腺手术,喉咙这个地方。我想把她带回老家去医治可以节省开支,也方便照顾。
老娘舅 龚景永:那你要求老板这边承担什么呢?
王凤奇:最起码承担我后续的治疗费用,承担多少具体数额就协商一下。看看他一次性可以补给我多少钱。
老娘舅 龚景永:现在我在问你,你的要求?
王凤奇:我得问问我儿子。否则儿子以后一辈子都会怪我,躺在床上的是他妈妈。
王凤奇表示,这件事需要儿子参与意见。在一旁的王科沉默了很久之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王科:你看我妈好好的一个人,现在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以后我怎么承受得了。他们要承担我妈的医疗费用,还有后续其它的一些费用,就是70万元。
老娘舅 龚景永:70万元这个数据是怎么样计算出来的?
王科:从这边把我妈带回老家去。她现在这样躺着,也不知道后续需要多少时间治疗。
工厂负责人 蒋成强:就算把人带回去也是救不回来的。我那时候还给她买过工伤险的,我说了48小时之内。48小时过了之后,国家都不承认这属于工伤了,我们根本没法按你的要求来赔偿。

王科提出来要70万元的赔偿金,主要是考虑到母亲后续的治疗,对此工厂负责人表示,医生已经明确给出过意见,后续治疗意义不大,且就算是要后续治疗,工厂也不会来负担。

在毕绍会这起事件中,责任该如何来划分?赔偿或补偿又该依据什么来谈呢?老娘舅在现场请律师为王凤奇父子做了分析。
律师 宣琰:像这样的情况属于突发疾病。按照我们国家的法律规定,突发疾病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可以认定为工伤。突发疾病当场死亡或是在48小时之内抢救无效死亡的,可以视同工伤,按照工伤来进行赔偿。但现在你妈妈经抢救生命维系已过48小时。目前人还是活着的,也不是突发疾病致死,所以这种情况一般是没法认定为工伤的。

律师表示,在没有办法认定为工伤的情况下,相应的补偿款只能基于治疗期间的病假工资补偿、医疗补助等方面来协商。随后老娘舅也向工厂方面了解了一下毕绍会个人的保险情况。

老娘舅 龚景永:公司有没有给他买过社保医保?
工厂负责人 蒋成强:当事人说自己在老家买了新农保,不愿意在义乌购买。这里你看都有写的,自愿不在甲方这边购买社保,清楚不购买社保可能存在的法律风险和生活风险,愿意承担因此带来的责任和风险。
老娘舅 龚景永:就是说在用工合同里面都有明确这些信息?
工厂负责人 蒋成强:明确过的,而且我们把社保那笔钱以现金形式都补给她了。730元,后面是880元,所有工人按标准来享受补贴。我们公司一直都是要求员工交社保的。但是有些员工呢,为了到手的钱能多一些,不愿意缴纳社保。所以我们在用工合同里面也明确了责任,是有承诺书的。
另外工厂负责人还提到,毕绍会这次突发疾病,与她自身的身体状况有很大关系。

工厂负责人 蒋成强:病人本身是有高血压的。这些都可以去医院里查询,就诊记录都是有的。我们公司方发现她有异样之后,立刻把她送到了就近最好的浙大四院,而且为她垫付了5000元医疗费,这是我们应该做到的,我们都做了。
那么工厂方面就补偿的问题是怎么考虑的呢?蒋成强告诉老娘舅说,目前公司股东已经讨论过,有了一个初步的方案。

工厂负责人 蒋成强:他们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就跟他们说了,我能做主的金额是两万元。后来我又和股东特地为了这个事情开会了,最多给他们6万元,不行就走法律途径。
经过前期沟通,老娘舅基本了解了双方对事件的看法。工厂方面的态度非常明确,非工伤,没法走工伤保险,最多给予补偿6万元。对于这个数额,王凤奇父子一开始表示很震惊,随后两人又都陷入了沉默。为了疏导他们的情绪,老娘舅让律师和他们单独沟通了一番。

随后王凤奇表示,希望老娘舅再帮着做做工作,他也愿意进一步协商,谈出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金额,以便尽快结束义乌这边的事情,带着毕绍会回山东老家治疗。
王凤奇:最低那就20万元吧,
老娘舅 龚景永:20万元我估计也是有难度,刚才老板那边我又去问了一下,他说最多两三万元。
王凤奇:那不行。

对于补偿款的数额,王凤奇再一次把决定权交到了儿子的手里。考虑了几分钟后,王科说出了他的决定。
王科:12万。
老娘舅 龚景永:这个12万元需要对方能接受的情况下,假如说他不同意不接受,他说最多3万元5万元,那我们也是无能为力的。

对于后续的协商,王科表示他想听听工厂方面核定补偿款的依据,毕竟对于他来说,事关他母亲的生命,并不只是钱的问题。随后,工厂负责人当着老娘舅的面,向王科细细地解释了一番。
工厂负责人 蒋成强:因为社保这块不完全是我们的责任,这里有一笔死亡抚恤金。按工龄,每满一年是2000元,还有一笔的丧葬费用4000元,另外需要(工厂补齐的)可报销医疗费其实是微乎其微的。总之我们考虑的补偿款里面,有4万元就是基于以上这些费用,并且考虑到家属的一些原因核算出来的。其实我本人是很理解很同情他们的。这是我自己的员工,我做这些事,不仅是做给他们看,或者做给你们看,而是做给整个公司的人看。
经过一番沟通,工厂负责人表示,他愿意自掏腰包,再拿出两万元给王凤奇父子。
工厂负责人 蒋成强:额外的2万元其实是我自作主张,就是如果股东们不同意,那么由我个人来掏这笔钱。
老娘舅 龚景永:还有你之前垫付的5000元医疗费,算下来的话,你们拿出来的是85000元。你股东那边沟通一下嘛,尽量让家属这边满意,不要相差5000元钱了。他们家里发生这样的事确实也不容易。就是补偿85000元,你之前垫付的5000元就不再去要回来了,就这样来解决。
得到工厂这边的明确回复后,老娘舅又和王科沟通了一下。
老娘舅 龚景永:现在一次性给你们8万,你们收到这8万元钱之后,不管你母亲以后的病情如何,植物人也好,去世也好,你都不能再以任何理由,任何借口来追究公司这边相关人员的责任了,这要做到的,可不可以?
王科:可以。
经老娘舅耐心调解,双方意见终于达成一致。关于补偿款以及支付方式、支付时间等,老娘舅也在现场一一明确了。事情得以圆满解决,最后律师也就此事进行了一番梳理。一起来听听律师的说法。
律师 宣琰:当事人(毕绍会)她是因为突发疾病脑溢血导致入院。因为她并不是在工作时间工作场所突发疾病死亡或是在48小时内经过抢救无效死亡。那么她的情况是不能视同工伤来处理的,在不能构成工伤的情况下,公司这边给到了她一个医疗期的待遇,医疗期的待遇主要就是两方面,一方面是要给他支付医疗期的病假工资,另外一方面就是,用人单位没有按时为她交医保社保,当事人这边因为没有缴纳医保而没法报销的这部分医疗费用,原则上由用人单位来承担去。问题现在双方对于最后的医疗期限是没有办法确定的。后续还要进行多长时间的治疗,医疗费也没有办法完全评估出来。在这种不明朗的情况下,双方事先进行一个协商,确定了一个双方都可以接受的数字,对于双方来讲,都是减轻自身风险的一个做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义乌网

GMT+8, 2022-5-22 18:0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