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0909|回复: 0

[其它] 义乌56岁男子病重,女友找“儿子”签字卖房,筹救命钱,结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3-30 11: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福田街道宗宅村的宗建红,今年56岁。去年11月被查出患有脑胶质瘤进行了手术。因为后续放疗没跟上,最近又严重了起来。同他一起生活多年的女友金爱珍,想把宗建红的一套高层住宅卖掉给他看病,却遇到了难题。

在银海二区抱湖塘村老年协会三楼,记者见到了宗建红和金爱珍,这四五年两人就租住在这里。宗建红躺在床上不会说话,金爱珍正在给他喂水喝。


金爱珍:医生说要放疗,但是放疗也没钱去做,现在复发了。这里突出来了,不然这里是平的,所以他一直喊头疼,脑子也糊涂了,压迫到神经了。

金爱珍和宗建红在一起十多年了,两人以夫妻名义生活,但一直没有登记结婚。看着宗建红日益严重的病情,金爱珍非常难受。


金爱珍:送我老公早点去看病。不管怎样,房子卖掉先拿去看病,钱可以找个中间人放起来,多的钱再说,这个情况实在拖不下去。


据了解,宗建红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宗显欣今年34岁,是跟一名女子未婚生的,孩子生下来不久女子就走了。之后,宗建红又跟兴中一名女子结婚登记,生下了小儿子宗跃洲,小儿子14岁时,两人离婚了,宗跃洲跟母亲生活。

金爱珍:离婚的时候有26万的债务,法院起诉在那的,债务他一个人承担来了,兴中的房子也给前妻的。离婚时小儿子14岁跟母亲去了,离婚以后这个儿子三天两头来他这里要钱,我都给的。
金爱珍说,前些年宗宅旧村改造,大儿子批下来90个平方,用了爷爷奶奶和宗建红的垂直房指标造了3间,小儿子批下来72个平方,卖掉36个平方,留了两套高层。


金爱珍:都有钱的儿子,如果是没钱的,我也不来说了,认命了,房子不卖掉看病,最起码两个儿子能力都不错的,钱拿出来看病,房子拿去没关系,但是他们钱也不出,房子也不让卖,人也不来管。
宗建红批下来36个平方,算下来有2套108个平方的高层。之前卖掉了一套,还剩一套,现在金爱珍想把剩下这套房子卖了给宗建红看病,不过需要两个儿子签字。


金爱珍:现在就是卡在签字这里,来买房子的人,看到我老公这个情况,不敢买,要两个儿子签字,大儿子会来签字,小儿子总是推。那天小儿子来了,大儿子又说有事情,反正就是没有两个儿子同时到场的时候。
记者:你认为房子卖掉,给你看病,这个方案怎么样,好的话点点头,不好的话摇头?
宗建红点头。
记者:给你看病好不好?
宗建红摇头。
记者:就这样拖着,房子给谁,欣欣、乐乐、心雨,给哪个?
面临择决,宗建红始终没有表态。


据了解,之前宗建红在浙大四院做手术的4万多费用,是大儿子出的,后来到中心医院放疗,大儿子也出了钱。不过,后来金爱珍去照顾出车祸的姐姐,宗建红就从医院跑出来了。
金爱珍:他跑回来了,说没钱看什么病,回来账算清楚,有钱了去看病也安心。
宗建红以前经营一家麻将馆,金爱珍也处于无业状态,家里的收入就靠他们领养的女儿黄心雨上班赚点钱。身体好的时候,家里还能过得去,现在发病了,日子就难了。金爱珍现场给大儿子打了电话。


金爱珍:显欣,你们也不要为难了,兄弟俩都说没钱,房子现在有人买先卖掉,钱拿个10万出来先看病,其它放在村里,这样总没话说了,要走到这个地步,把人放在这里拖。
宗显欣表示要等弟弟杭州回来后再商量,金爱珍现场拨打小儿子宗跃洲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
金爱珍:小的说你送医院看就好了,反正有护工的,可以请,我说那我送去,你们去管吗,他就不说话了,说他房子卖掉,有钱的。
金爱珍说,为了这个事情,她跑过很多部门。3月16日,社区里也组织调解过,有个方案就是由他们的养女黄心雨来赡养宗建红,宗建红以后的生老病死跟儿子无关,但是两个儿子没签字。


金爱珍:我意思你们怎么弄都好,先把你们爸爸送医院看病,房子的事情,再说。
记者:你跟他也没什么关系,拍拍屁股走人不就好了?
金爱珍:我推不掉。说实话我能拍拍屁股走人,昨天想扔在宗宅,但是没人接收。我想今天就送医院先去看病,房子卖掉的钱放村里,看多少拿多少,我去照顾就要给我工资了,我不能又贴钱又出力。医院里保姆200元一天,我也算200元一天,其它开支2000元一个月,这个8000元每个月付给我,其它我都不管,人送医院看病,医药费你们到医院交。
记者也联系了两个儿子,小儿子电话一时没接通,大儿子则表达了一些观点。


大儿子 宗显欣:去看病啊,又不是不去,去年的医药费都是我出的,去年过年的时候这样跟他说,他说外面还有债欠着,我意思债先去讨回来,先去看病。现在我爷爷奶奶我在管,他当儿子的父母不管,我给他管,他还要怎么样。
宗显欣说,父亲之前卖了一套房子,才几年时间,手上应该有钱的。


大儿子 宗显欣:一套房子抵债掉了,我爸说难听的,就是个赌鬼,我的意思很简单,你赌博、外面欠多少钱不要来烦我。去年浙大四院做手术、中心医院放疗化疗,都是我出的钱,第二个儿子那里就不敢开口。说句难听的,第二个儿子是他带到14岁,有感情的,像我的话,一天都没带过,他对我没感情,我对他也没感情。我爸从我生出来,他就去坐牢了,我妈带我到3岁,3岁以后就是爷爷奶奶带大的。我3岁的时候,他就跟另外一个女的好起来登记结婚,生了个弟弟。他从小没管我,我爷爷奶奶把我带大,他们两个儿子都不管。我意思爷爷奶奶我赡养,跟他说清楚了,以后你找小儿子赡养,不要找我。
宗显欣说,之前奶奶得了多发性骨髓癌,用了一百多万医药费,都是他承担的。


大儿子 宗显欣:在社区调解的时候我就说了,我女儿现在6岁了,叫什么名字他知道吗?他不知道。我说他跟爷爷放一起,我不会选他,肯定选爷爷。
对于这个父亲,宗显欣非常不满。经济上的事情,他也不想多管。


大儿子 宗显欣:这个女人,说句难听的,生病了就没钱了,我不说其他的,那套房子抵债掉,百把万元钱去哪了,前年下半年抵掉的,是你们两个过日子,不是我跟我爸过日子,这个钱你管不牢,怪谁。
从这份买卖合同看,2020年8月,宗建红一套房子卖了74万元,两年多时间,这些钱去哪了?金爱珍表示,这些钱,有二三十万抵债了,10万还在乙方那,剩下的借出去了一些,开支掉了一些。


宗建红才56岁,病总要去看的,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宗显欣对于之前社区里调解的方案,还是存在顾虑。

大儿子 宗显欣:就算约定过她女儿来赡养,跟她又没关系的,到时候她扔出来,还是我们两个儿子管。
记者:你跟你弟弟沟通过吗?他电话也不接。
大儿子 宗显欣:我跟他沟通过了,这样写下来,房子卖掉的钱怎么保管,怎么支配,反正不可能放她那,等弟弟回来,跟他沟通一下具体怎么弄。找个中间人,开支多少,我只认浙大四院和中心医院的,她不去照顾也行,我自己找护工。房子卖掉,钱不要她管,她意思是这个房子卖掉,拿个20万给女儿买套房,拨浪鼓看好了,70多万的二室一厅,20多万首付,我说不要跟我来说这个,人都这样了,还跟我说买房子。
对于这个问题,记者也向金爱珍进行了求证。


金爱珍:开始我是这样的意思,他(宗建红)说靠女儿养,我说一直租房子也不是事,看病的钱先留着,拿20万出来买个小套,女儿去按揭,名字写女儿的,大家住,这个病万一人没了,放个灵位的地方都没有,也不能一直住外面。
金爱珍说,既然宗显欣不同意,这个方案也不提了。这时候,小儿子宗跃洲给记者回了电话,表达了他的观点。

小儿子 宗跃洲:要卖房子给我爸治病,可以啊,房子卖掉,找个中间人,把钱存进去,到时候看病要花钱从里面拿,对吧,等我烧退了,我会跟他们谈一下的。


节目播出前,金爱珍给记者打来电话说,等了多日,小儿子一直称病没来签字,迫于无奈,在社区调解无果的情况下,她们只能先将这套高层以低价卖掉了,不管怎么样,先把人送医再说。平方是宗建红个人批下来的,他神志清楚的话,自己有权做主,后续如果两个儿子要追究,也只能法庭见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义乌网

GMT+8, 2022-5-18 01:5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