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义乌网 首页 新闻热点 其它新闻 查看内容

“布鞋奶奶”朱银香: 飞针纳“千层”77载

2022-9-20 08:53| 查看: 3128

摘要: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农村,人们脚上穿的几乎清一色是手工做的“千层底”布鞋,春、夏、秋季穿单鞋,冬季穿棉鞋。 “多穿布鞋,穿布鞋养脚,走路稳当、踏实。”每每走进尚阳老街的“老太婆布鞋”,被人称为“布鞋奶 ...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农村,人们脚上穿的几乎清一色是手工做的“千层底”布鞋,春、夏、秋季穿单鞋,冬季穿棉鞋。

“多穿布鞋,穿布鞋养脚,走路稳当、踏实。”每每走进尚阳老街的“老太婆布鞋”,被人称为“布鞋奶奶”的朱银香总要念叨。再过5个月,朱银香就90岁了。她从13岁开始学做布鞋,至今已有77年。她纳的“千层底”布鞋闻名赤岸、佛堂等地,很多客人特意来找她做布鞋,就冲这鞋舒服、耐穿。

从小学会纳“千层底”

可爱精致的孩童布鞋、软底结实的黑布鞋、样式新颖的花布鞋……在朱银香的家里,一双双已定型完成的布鞋像一个个乖巧懂事的孩子,整齐地排排落座于篮筐中。细细观察,这些布鞋鞋码不一、样式丰富、色彩多样,每双鞋细节平整、精致牢固,给人一种结实新颖的直观感受。

“做鞋最重要的就是纳鞋底,这‘千层底’很多人都学不会呢。”朱银香一边拿着布鞋轻敲使其定型,一边娓娓道来。朱银香来自赤岸镇止方村。13岁时,她就跟着母亲学纳“千层底”,小小的身体,总是用尽全力去缝制鞋底,14岁时,她就学会了制作一双完整的布鞋。后来,朱银香嫁到慈溪村,过上了“晴天去田里,雨天做布鞋”的日子。当时,她不仅要照顾家里5个孩子,还要去山里种玉米、赶野猪,只有雨天或者晚上闲暇时,朱银香才有时间坐在家里慢慢做布鞋。那时候,家人一年四季穿的鞋子几乎都是朱银香一手做出来的。

朱银香告诉记者,做布鞋少说也有近百道工序,而最费时、最关键、最辛苦的工序就是纳鞋底。因鞋底是一层层棉布用浆糊粘起来的,在叠了30层棉布后,再晒干或烘干成布板,俗称“打袼褙”。随后把袼褙切成一片片的鞋底,每片鞋底用新白布条包上四边后粘合,之后用麻绳把粘合后的鞋底沿四边缝合。

“一般鞋底较厚,针不易穿,所以要用纳鞋用的锥子。”朱银香说。她在纳鞋底时,都会给右手食指套上顶针协助进行,即便这样有时仍很吃力,纳鞋底的时候,要一只手把袼褙攥紧,另一只手用一把特制的锥子扎穿过去,再把那边纫有线麻绳的缝衣针穿过来,然后使劲拽紧拉实。据说,纳鞋底既要有力气又得细致,纳出的鞋底就松紧适度、结实耐穿。

坚持手艺的精致与创新

朱银香做布鞋的许多材料都是自己亲手制作的,为了做缝制鞋底的麻绳,她不怕风吹日晒地去田里采大量的蓖麻。扛回家后,再选取上等的蓖麻打黄蜡、磨线,直到麻绳光滑了才能用。这种“搓麻绳”的方式现在已不常见,不过朱银香至今坚持自己做。

“做布鞋有很多讲究,不过这只有做的人和穿的人才懂。”朱银香说。为了让鞋穿着舒适,她从来不会忽略的一道工序就是定型。每每纳好鞋底后,朱银香就将鞋帮缝上去,这还不算完成,她还要将鞋底和鞋帮用铁锤槌平,槌时要靠模板木楦加工,不能走样,这就是定型工序。

朱银香做任何事都坚持亲力亲为,住在慈溪村时,她步行20里路到尚阳买米,之后又步行扛米回家。她的韧性与坚持也体现在做布鞋上。26年前,她搬到尚阳老街女儿家的房子里住,此后便专门做鞋子自力更生。朱银香70岁之前,常常受邀前往新樟村、佛堂田心等地的顾客家里做布鞋。“一般是嫁女儿的人家买去当嫁妆用,一订就是好几十双。”朱银香说,最多的时候,有个顾客一次订了50多双。

去别人家里做鞋比较轻松,顾客基本会把用到的材料准备好,朱银香只要过去做就可以了。70岁之后,由于身体吃不消,朱银香便不再上门做布鞋了,即便如此,她的生意依然很好。“很多客人把做好的鞋底送到家里来,让我帮忙做鞋面,说我做的样式他们喜欢。”朱银香从抽屉里拿出上百张鞋样,每一个都是她自己设计和创新的。

“拿过来给我做的鞋子,我都会把鞋底敲过,布板剪好,再把鞋面糊上去,鞋口是让别人做的。”朱银香说。她也会在做布鞋的过程中使用一些小技巧,比如为了方便区分每双鞋,她会在所有鞋底和鞋面,用不同花样和颜色的布料做标记。由于长年做布鞋,朱银香的手上长满了茧。

在一针一线中传承老手艺

做布鞋几乎是朱银香生活的全部,只要有空,她就会纳鞋底,时而穿针引线,时而比划比划,一个针线兜,里面装满各种针线、鞋样品、顶针、碎布条,她对这些工具如数家珍,每一样都陪伴她度过漫长的岁月。

“我做小布鞋一般只要两天,做一双大布鞋以前只要一周,现在要花费10多天才能完成。”如今,朱银香视力逐渐下降,纳鞋底的力气也不够了。为了将这门老手艺传承下去,朱银香找来慈溪村的手艺人小妹,让她帮忙做些力气活,如纳鞋底、缝制鞋帮等等。一开始,朱银香不放心小妹的手艺,她就亲自把鞋样剪好,模具做好,让小妹照着这个样式缝。后来,小妹手艺越来越好,朱银香才逐渐放心。

“朱大娘的手艺好,是远近闻名的,我还差远了呢,只希望跟着她多学点,不能让这好手艺失传了。”小妹笑着说。如今市面上的布鞋基本是工厂里机器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极少有手工缝制的“千层底”,而穿布鞋的人也越来越少了,但作为一代人的美好记忆,布鞋手艺需要人传承,布鞋的意义也永远不会被取代。

在朱银香房间里有一面相片墙,上面展示着许多她做布鞋时的照片,照片里的她满面笑容,与邻里笑谈琐事。朱银香对布鞋的情怀就像“千层底”一样一层又一层,直到千层万层。同时,“老太婆布鞋”店铺依然静默在尚阳老街匆忙的岁月中,等待着下一个人的到来。

最新评论

近期专题
港媒曝张柏芝和谢贤在一起,财产留给女方,网友怒斥太假 吴彦祖国外理发店与美女开心热聊 杨幂穿刺绣黑裙拍大片,氛围感十足。 这几种妇科病通过性传染,要做好预防 男性胡子长得快有什么说法?刮胡子频率会影响寿命吗? 柳岩无袖紧身裙女人味十足!

下级分类

近期焦点

义乌网

GMT+8, 2022-10-1 01:1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