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义乌网 首页 其他新闻 查看内容

警惕挂团结幌子 做“结团”腐败勾当

2024-1-19 08:53

摘要: 这些年来似有一个惯例,每年元旦、春节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会发布一份关于惩处“四风”和腐败问题的通报,接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推出一部反腐专题电视纪录片。每次通报和播出,都会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在今年年初 ...

这些年来似有一个惯例,每年元旦、春节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都会发布一份关于惩处“四风”和腐败问题的通报,接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推出一部反腐专题电视纪录片。每次通报和播出,都会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

在今年年初推出的纪录片《持续发力 纵深推进》中,中国足球领域系统性塌方式腐败的内幕尤为令人震惊。国家体育总局原副局长、中国足协原党委书记杜兆才和中国足协原主席陈戌源,受贿金额均高达数千万元;李铁担任国家足球队主教练后,将一家地方足球俱乐部4名队员招进国家队,得到的“报酬”竟然是6000万元巨资!此前他曾为了让自己的队伍“冲超”,在一场关键比赛中花费1400万元,专门用于“打点”裁判和对方俱乐部、主教练和球员,其中给对方主力队员黎斐600万元,托请他再做其他球员的工作。可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600万元“打点费”居然被黎斐一人独吞了。若不是这次足球领域雷霆反腐,可能至今还没人知道呢!看看那时中国足球领域之黑,简直黑得让人无法形容、难以想象!由这样一帮人掌控中国足球,中国足球的命运可想而知。

这些年腐败案例看得多了,渐渐发现一个规律:举凡系统性塌方式腐败,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结团”——一帮人抱团成伙,相互利益紧紧牵扯在一起,犹如藤蔓,你缠着我、我绕着你,你依着我、我倚着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维系、不可分割,彼此“配合默契”地干着各种腐败营生。这也是腐败行业性、隐秘性越来越强的一个突出表征。仅从《持续发力 纵深推进》披露的案情看,无论是中国足球行业腐败窝案,还是辽宁省公安厅李文喜等三任厅长“无缝衔接”前“腐”后继;无论是青海省政府原秘书长师存武等6位“酒友”在省委党校学员宿舍聚餐喝酒致人死亡,还是黑龙江省原粮食局党组书记、局长朱玉文等人靠粮吃粮、大搞权钱交易,无不说明了这一点。

透过“结团”腐败的背后,我们可以看到,“结团”者往往为着不可告人的目的麇集在一起,也就必然会以隐匿极深的方式腐败在一起。他们喜欢以人划线、以利划圈,用手中权力编织紧密的利益纽带,使相互关系彻底庸俗化、利益化,导致众多病变细胞聚集演变成恶性肿瘤;他们习惯用哥们义气代替党性原则,整天想着攀哪棵大树、抱谁的大腿,把正常的工作关系、上下级关系完全变成了人身依附关系;他们常常朋比为奸、沆瀣一气,搞腐败时心照不宣、心领神会,你为我效劳、我为你服务,你为我用权、我为你输利;他们每每把分管领域当成私人领地,用公共资源作为结交资本,以权力交换维护帮派体系,形成利益攸关的“腐败集合体”。当然,一旦东窗事发,他们也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遽然间接续倒塌,拔出一个萝卜,带出一摊烂泥,最后被“一锅端”也就成为理所当然的结局了。

稍加观察和分析还可发现,那些“结团”的人,“圈子意识”很强,为了谋求圈子利益共享的安全感,总是视圈内人为“自己人”,视圈外人为“异己者”;对“自己人”称兄道弟、亲密无间,对“异己者”警惕如狐、戒备森严;圈内一呼百应、一切好说,圈外连针都插不进去、水也泼不进去,俨然一个板结独立的“利益王国”。这些围绕利益集结起来的“团伙”,虽然其辐射范围有大有小、覆盖人数有多有少,但本质都是以利益为黏合剂,都在利用各自占有的公共资源划分“利益范围”,在权所能达、力所能及的“一亩三分地”里共享利益果实。

“结团”的结果,不仅会在圈子内滋生繁衍各种腐败问题,而且会给一个地区、一个行业、一个系统的政治生态造成深重污染和连锁侵害。尤其值得警惕的是,“结团”者常常以“团结”为幌子,结党营私、拉帮结派,大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从根本上败坏党的作风、破坏党的团结,久而久之,就会腐蚀和动摇我们党高度团结和集中统一的执政根基,其危害之大、影响之坏、后果之严重,莫甚于此。

结语:要团结,不要“结团”;要大团结,不要小团体;要堂堂正正,不要团团伙伙。

我市3处公共场所新增自动体外除颤器  景德镇瓷器甄选展在义开展  毕业升学季将至 “文具王国”又有新亮点  说说义乌古代商贸业那些事儿  防溺水小课堂  

义乌网

GMT+8, 2024-5-22 23:3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