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乌网

 找回密码
 注册
义乌网 首页 新闻热点 其它新闻 查看内容

冬令“闲趣”里嚼出别样乡愁

2022-1-13 09:42| 查看: 345

摘要: 零食小品指“闲趣”之类,似与大荤大油无关。 冬日里嘴淡,闲来总想咀嚼些什么。葵花子香,南瓜子醇,最有嚼头的是西瓜子,西瓜子分咸的、甜的、五香的、奶油味的、话梅味的等,口味各领风骚。我的妻子是嗑瓜子能手 ...

零食小品指“闲趣”之类,似与大荤大油无关。

冬日里嘴淡,闲来总想咀嚼些什么。葵花子香,南瓜子醇,最有嚼头的是西瓜子,西瓜子分咸的、甜的、五香的、奶油味的、话梅味的等,口味各领风骚。我的妻子是嗑瓜子能手,瓜子进嘴,“咔”一声裂开,跟着“噗”一下吐壳,其唇齿动作之迅捷少有人及。我天生不会嗑瓜子,笨齿拙舌,也嫌琐碎,往往连壳带仁嚼烂在一起,不能下咽而干脆吐掉,结果什么实惠也没落下。前些时候,妻子买回一罐瓜子,里面有一个剥壳器——大约是精明的商人专为我这等人配备的——把瓜子放入剥壳器,轻轻一夹,壳裂仁出,方便多了。瓜子仁是吃进嘴了,瓜子壳上的滋味却未尝到一丝。妻子笑话我,瓜子不嗑哪有滋味,岂不是吃了等于没吃?这话有些道理,世间有些事情不能省略,享受的就是过程。

比如吃花生。花生的吃法很多,早先有一种小米花生,经过风干浓缩,比一粒米大不了几许。拈几粒,无须搓捻,吹口气,红衣粉屑纷纷飘落。味道似乎也被浓缩了,极香,嚼一小粒,回味悠长。小米花生佐酒最佳,我常看见好酒的老爷子坐在南墙下负暄,半碟花生米要对付下一碗白酒呢。后来,市面上出现了油炸“大红袍”,以及糖渍花生、多味花生、红泥花生等,小米花生遂为人所淡忘。我则爱吃炒花生,最好连壳炒,什么佐料也不要放,为的就是保留它的原味。我的妻子也爱吃,每次听见巷子里一声吆喝“炒熟花生咧”,她就出去买几斤,回来装在铁盒里,串门时随手抓几把装进袋子,出去与四邻分享。吃炒花生犹如我们平时过日子,没有烈火烹油,简简单单却有滋有味。

新枣上市大约是在立秋以后,冬日则成为干枣。枣是热烈的,给人一种红红火火的感觉,招人喜欢。但它也有品级之分。妻子在干果行里工作过,她说鸡枣最好,甜而香;灰枣也不错,比鸡枣大,甜度不减;最差的是泡枣,品相尚可,却大而无味——就像某些没有内涵的人。我最爱吃山西大枣,《白毛女》里唱的“大红枣儿甜又香”,指的就是它。这种枣个大核小,咬一口全是肉,无论生吃熟食,都甜得像浸了蜜。

山西村民放在屋前晾晒的红枣为古镇增添了颜色。

其实“闲趣之王”非板栗莫属。但我近年来吃到的板栗多数不甜,肉质也劣,据说是气候环境的缘故。但街上大铁锅里翻炒的板栗,一粒粒油光发亮地张着嘴,露出黄灿灿的笑脸。我忍不住还是要买,虽然也知道吃起来没有早先那种饴糖和着油砂散发的焦香了。

零嘴中还有核桃、龙眼干和外来的开心果等等,它们皆是干果中的上品。这些干果一般不必精加工,但也可略讲点品位。

每年冬天,妻子将红枣和白莲伴以桂圆肉和银耳,用文火慢炖。不一会儿,闻到枣香了,又一会儿,莲香也飘逸出锅了……汤成之后加几勺白糖,搅匀后盛在白瓷小碗里。慢啜细品这一碗汤,身子暖和尚在其次,那份爽滑宜口让人十分受用。我戏称之为“四仙汤”。这些干果在生长中承载了日晒和雨露,收摄了天地灵气,积聚成植物精华,人们常常服食它们,想必也可以颐养天年。

我们旧时最难忘的是米泡,也称米花。刚炸熟的米泡是热的,抓一把塞满嘴,嚼几下,齿颊间顿时米香四溢——生米只有炸成米泡,它本来的香气才能淋漓尽致地被发挥出来。

巷子里每隔十天半月就有炸米泡的小贩到来。炸米泡用不着吆喝,炮声一响,生意自动上门:多半是孩子,拿着布袋或者盆和桶循声而来。孩子们相互之间也是熟识的,于是边玩边等他一炮一炮地炸。来时一碗生米,走时半袋鼓鼓囊囊的米泡。米泡是当年升斗小民最常吃的零嘴。

炸米泡有一套“行头”:一口炒锅,圆鼓鼓的铁家伙,两头细中间粗,形似一枚炸弹;一个炭火泥炉;一个手拉风箱;地上还拖着一条粗布长袋,用来接炸熟的米泡。操此营生的汉子戴一顶破草帽,满面黧黑的烟火色。他坐在矮脚杌子上,一手拉风箱,一手摇炒锅,烟瘾上来时,忙里偷闲腾出一只手,从棉袄荷包里抽出一支烟叼在嘴上,又用火钳从炉子里拈一小块红炭将烟点着,烟雾便丝丝缕缕地从鼻孔里逸出。

一根烟工夫,火候到了。他吐掉烟屁股,起身喝道:“炸了啊!”所有的孩子都捂着耳朵跑开,远远地看他用一根短铁棍撬住“炸弹”一头,脚一蹬,响起一声巨响。长布袋鼓胀而起——就在这响声中,生米“脱胎换骨”,变成白白胖胖的米泡了。

米泡的吃法多样,除了当零食外,还可以盛在瓷碗里,加上糖,用开水一冲,做成鲜香甜美的米泡茶;还可以将米泡加饧糖拌黑芝麻,搅匀晾干,切块后就是米泡糕;也可做成米泡球,给孩子拿在手里,边吃边玩。

除了炸米泡,还可以炸蚕豆、黄豆、豌豆等。经此一炸,这些食材都变得喷香酥脆了。它们虽然粗简,但小巷里几乎人人爱吃。

大约到了20世纪末,各色包装精美的零食争相向孩子们“抛媚眼”,此时大人的荷包也鼓了起来,米泡开始式微。此后,炸米泡的声响在城市的变迁中日渐稀落,终于随着被拆除的小巷一同湮灭。

如今,有些集贸市场还有米泡卖。米泡被包在透明的大塑料袋里,我打开袋子抓一把尝尝,跟先前的味道相似,但哪里及得上刚出锅时的香脆甜美?当然也少了一份街坊邻里聚在一起边聊天边大嚼大啖的情味。

冬闲日子里的“闲趣”,嗑着、嚼着,心头不觉泛出一缕淡淡的别样乡愁……

最新评论

近期专题
细数你对止痛药的六个误会 睡觉不够香?可以试试压一压耳朵 《长津湖之水门桥》吴京率七连战士登场终极预告 《终结者6》72岁施瓦辛格硬刚分身机器人,钢铁之战 正在热播的高质量好剧,一部比一部好看 51岁范文芳晒水边性感照!坐栏杆上大秀美腿

义乌网

GMT+8, 2022-1-18 13:1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