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义乌新闻的网站

 找回密码
 注册
义乌网 首页 其他新闻 查看内容

身处繁华心若素 八角井旁观繁花

2024-4-9 08:39

摘要: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自古以来,人们对于水井有着特殊的情感。随着历史更迭,古井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以静默之姿隐藏于岁月深处。 古井是先人聚居生息的见证者,也是一个地方历史人文及乡愁的重要载体之一,维系着乡 ...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自古以来,人们对于水井有着特殊的情感。随着历史更迭,古井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以静默之姿隐藏于岁月深处。

古井是先人聚居生息的见证者,也是一个地方历史人文及乡愁的重要载体之一,维系着乡土文明的根脉。对于古井、古街、古建筑一类的古迹,后人大多是陌生的,也是心存敬畏的。有赖于义乌地方志资深专家傅健老师细心介绍及提供的相关史料,让我们能近距离感受义乌古井的历史和魅力。

虽不知义乌城区曾有过多少口古井,但从有关史料和媒体报道的一些表述中可了解一二。

2000年5月2日,我市对绣湖广场进行旧城改造,施工人员在取土工程中发现了20多口古井遗址。其中,在原金山岭顶下一处就多达12口,保留下来的便是今绣湖广场东北侧的一口古井。据说,这口春秋战国古井,是义乌现存最“高龄”的水井。

在成书于南宋庆元六年的《记纂渊海》一书中,就已有四井的记载,“四井:郭璞所凿,曰:富井、贵井、贫井、贱井。富贵二井,人竞饮之。”该书的作者为潘自牧,金华人,庆元元年进士,曾官授常山、龙游县令。据说,这是目前能见到的有关“四井”的最早文献记载。

义乌城内有“四井”

在义乌,提到下车门八角井,生长在老城区的居民大多会知晓一些。据说,有当地居民根据祖上相传的说法,认为这口井是当时一位太婆的陪嫁。当然,因为无从考证,所以对于这种传说也很难鉴别其真实性。

不过,从媒体的相关报道来看,还有其他说法。

傅健老师认为,八角井是民间的叫法,这口古井在官方记载上应该叫“富井”,是旧时义乌城内最著名的“四井”之一。相关资料显示,八角井在南门外下车门,历称第一;金井在朝阳门外门前塘边,传系金姓为嫁女与黄姓开凿;黄井在荷花芯,传系黄姓女之陪嫁;王佥事祠井在今凤林巷内河沿。其中八角井是富井,金井是贵井,黄井是贫井,王佥事祠井是贱井,四井之称,以泉之多少、清浊为别。泉多为富,少为贫,清为贵,浊为贱。

《义乌稠城镇志》(1990年12月版)有这样的表述:“今镇内有主要水井17口,以八角井、金井、黄井、王佥事祠井最著名。”

明万历《义乌县志》曾这样记载:县城有富、贵、贫、贱(以泉之多少和清浊为辨)4井,传为东晋郭璞所凿。八角井(富井)井壁呈八角形,井深5.1米,每层用8根等长的条石平砌,宽为1.2米,井口为正方形,用4根等长的条石压在井壁上,井现水深3.4米。

根据《记纂渊海》的记载,义乌的四井出自郭璞之手。那么,这郭璞是什么来头?为何要在乌伤县城内,分头开凿这四井呢?

经查阅,郭璞是东晋时期的学者,也是两晋时代著名的方术士,传说擅长诸多奇异的方术。宋代义乌学者傅寅在其著作《禹贡说断》中提到,“吕氏曰:四井为邑”。综合相关种种分析,有业内人士认为,郭璞选凿的四个井方位,应该是晋时乌伤县城大致范围的坐标。

除了义乌,郭璞还在温州凿井。据记载,温州在东晋明帝太宁元年(公元323年)开始建城。当时著名的风水师郭璞客寓温州为城选址,同时协助建城,在城内开凿28口水井,象征天上的二十八星宿,以解决城内居民的用水和适应战时的需要。

无论是义乌的四井,还是温州的28口古井,既见证了古人的智慧,又为当时百姓的市井生活增添了不少便利。

八角井曾经很“忙”

据推算,“富贵贫贱”四井修建至今,已有1700多年的历史。其中,贫井和贱井在之前的旧城改造中消失在历史长河里,贵井因城市道路建设需要已被城中中路所覆盖,现在还留在人们视线中的只剩下富井。也就是,这口下车门八角井。

在网上输入“八角井”进行搜索,会跳出来很多分布在不同地域、有着各自历史传说的古井,梅江八角井、湛江八角井、江西西山八角井……它们中,有的干涸、废弃,连同记忆过往被掩埋在城乡深处;有的成为文物,诉说着历史沧桑;有的仍在用自己的方式服务着周边的群众。

2010年6月,下车门八角井被列入义乌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范畴,并明确了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与孝子祠、大安寺塔一样,成为古老义乌的象征。

一千多年过去了,饮用这口井水的人换了不知多少茬,但对于生活在八角井边的居民来说,很多记忆是抹不去的。十多年前,记者曾慕名前往此地采访,到达现场时,只见几位年轻女孩正围着这口井俯身往下看。“快看,井里面有两条红色的金鱼。”“看见了!这口井好奇特啊,里面怎么有那么多角。”“我数数看,一、二、三……一共有八个。”

那时候的下车门,还是老旧小区。狭窄的小巷拥挤喧嚣,人来车往,几位上了年纪的老下车门居民摇着蒲扇坐在离井不远的树下闲聊。

“以前,我们大家喝的和用的水都是从这里打的。”年过六旬的楼阿姨是土生土长的下车门人,在她的记忆中有不少这样的片段:几个要好的小姐妹习惯带着自家的吊桶,结伴去井旁洗衣服,边洗洗刷刷边嬉笑打闹,偶尔还会低声对路过的青年男子评头论足。

“2004年夏天那会儿,这里很‘兴’的,不少市民还骑着三轮车来打水。”一位在附近开店多年的居民说,当时的八角井旁白天几乎不断人。说起那段“缺水”的岁月,相信很多人都有记忆:买矿泉水淘米烧饭、掐着指头计算着洗澡的时间、屏住呼吸上厕所……可以说,那年夏天,八角井的井水为不少家庭解了燃眉之急,在现代化科技层出不穷的新时代,它以自己古老的方式为人们提供了滋养。

后来,这里的井水很少被拿去饮用,除了夏天外,也很少有人会来井旁洗衣服,“不要去井边戏耍”已渐渐成了不少家长叮嘱孩童的一句口头禅。

身处繁华心若素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带给这座城市太多的改变和惊喜。

2018年12月30日,义乌市政府公布了下车门区块征收红线。这是义乌主城区的第十个区块,也是当时义乌城市有机更新体量第一的大区块。拔地而起的高楼、宽敞整洁的街巷……经过数年的建设,如今,这里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曾经那片低矮破旧的建筑已一去不复返。

下车门社区是稠城街道城市有机更新全拆社区之一,去年5月底,稠州府A、B、C三个回迁房小区同时交付使用。再有数月,下车门悦府小区二期也即将交付,而下车门八角井就位于这个小区。

清明节前的一个下午,记者联系下车门社区了解八角井事宜,被社区工作人员告知,“井是被围住看不见了,但那块写着‘文物保护’的石碑就在城中中路边,前几天都还能看到。”

在说好的汇合地点见面后,社区相关人员领着记者前往目的地。到了现场,发现原来路边可见的文保碑已被围挡围到里面去了。热心的社区工作人员马上与项目建设方取得联系并简要说明采访事宜。经过沟通,最终我们被允许在做好安全措施的前提下,进入下车门悦府小区二期项目现场去看八角井。

从小区门口往里大概走了四五分钟,社区工作人员指着不远处那个四周被铁皮围着的地方说,那里便是下车门八角井了。由于通往该处的地上有不少水,我们只能踩在简易的“木头桥”上挪步过去。只见一块印有“内有古井文物,严禁擅自施工,损坏承担刑事责任”字样的牌子,粘贴在铁皮显眼位置。书有“义乌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下车门八角井”的文保碑就坐落在一旁。从下车门社区了解到,年前这块文保碑曾一度“失踪”过,社区发现后立即报警,不久便找到了它。

时隔12年,再次来到这口古井边,早已看不到用木桶吊水和木槌捶衣的场景。透过一边铁皮有些松动的缝隙往里看,目光所及之处以绿色居多:井口四周有绿色的杂草、绿植,井壁处爬满了黄绿色的苔藓,不再清澈的井水呈现出浑浊的灰绿色……

身处繁华心若素,八角井旁观繁花。不远处,商场林立,座座高楼拔地而起,绣湖广场人头攒动,湖畔的大安寺塔巍然矗立,更显雄姿,将眼前的一幕装裱得韵味十足。而这方掩隐在商业文明深处的泉眼,千百年来,一直在这里静静地守候,不知疲倦地诉说曾经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流走的时光。

“富贵贫贱”四井今安在,八角井旁探“市井情缘”。一口古井承载的是莫名的历史沧桑,记录着生生不息的人类文明。虽然其实用功能已消失,但其蕴藏的历史、文化内涵,从未流逝。对后人来说,如何保护好历史文物、如何传承好传统文化,已成当务之急。

味美义乌 传统十碗  推动党群服务从“中心”走到群众“心  为生命赢得时间  第四届义浦同城联合院前急救技能竞赛落幕  打造“儿童友好”,需要强化“一米理念”  聚焦学术前沿 构建“睛”彩未来  

义乌网

GMT+8, 2024-6-21 19:34

返回顶部